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名侦探王杰希少年事件簿再临(7)

#新故事,叶王专场,和前面的那篇没什么必然关系就是我懒得起名字而已,也可能还有三鼎之类的,你们懂的,都是这种套路……  

#警察王X无法定位(反正不是人)叶  

#叶神全程背景板,鱼鱼和希希刷任务条 

 #私设,ooc

喻文州走出来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真巧。”

“可不是,偷听还结伴一起?”叶修好笑道。

王杰希丝毫没给叶修面子直奔主题“我不信你说的话。”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王杰希继续道“你认识许巍?”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轻轻吐出雾气,打在王杰希脸上,叶修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我确实认识,而且还不是一般关系。”

王杰希突然剧烈的咳嗦起来,叶修变了脸色“杰希?”

剧烈的咳诉牵着刺痛的胃部引来一阵痉挛,王杰希蹲下身,尽量平复好呼吸,不过胃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喻文州眼睁睁的看着叶修把王杰希抱上车,叶修对喻文州喊道“你跟着一起。”又对驾驶位上的方锐吼道“去医院,快点。”

叶修看着王杰希苍白的脸色咒骂了一句“该死”

喻文州皱了皱眉,叶修和王杰希之前应该没有见过面吧。

方锐没有去最近的医院,而是应叶修的要求去了一家私立医院,叶修把人抱进急诊室,一个穿着手术服的男人跑了过来,快速检查了一下王杰希的情况“胃出血,”手术服男给王杰希下了胃管观察了一下引流量“还好不是很严重,放心吧,死不了。”手术服男下了医嘱让护士给王杰希输了止血药,叶修脸色不太好的守在王杰希身边,方士谦招呼方锐过来“你去把手续办了,他得先留院观察两天。”

方锐点头,喻文州走过来接过单子说“我去吧。”

“谁去都一样,不过这两天得让他乖乖呆在医院。”方士谦说。

喻文州心生一丝异样,喻文州走出急诊室帮王杰希办了入院手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方士谦走过来看了眼喻文州手里的单据“人被送到楼上了,八楼左侧最后一间病房,对了,你先给他请假吧,虽说是两天,不过他这个是老毛病,怕是会出什么变故,还是多住几天比较好。”

“你们认识?”喻文州诧异的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把单据塞回到喻文州手里“不认识。”

喻文州“……”那这副很熟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深思,喻文州拿着东西往电梯的方向走,正好碰上拎着大包小包的方锐,喻文州有些惊讶的看着方锐,方锐笑了笑“住院用的东西,叶修这人洁癖,虽然是VIP病房但是被单什么的都要换新的。”

喻文州点头,真是人不可貌相,叶修看着那么随意的人,竟然还有这个习惯。

喻文州进病房的时候看到王杰希还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方锐赶紧把病房的单子都换了新的,叶修小心翼翼将人抱到病床上,等着急救床的小哥赶紧把床推走了,喻文州心道估计人家等了挺长时间,又不好发作,谁让这人是叶修呢。

叶修让喻文州先回去休息,自己在这边守着,喻文州心里悱恻叶修对王杰希的紧张程度不会是看上这人了吧。

不过最后喻文州还是和方锐一起走了,原因很简单,病房晚上只能留一位家属,来遣人的护士不好对叶修说什么只好撵走了喻文州和方锐。

喻文州和方锐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怀疑人生,出了急诊室的方士谦正好看到这俩望天的家伙“你们怎么坐在这里?”

“被赶下来了。”方锐抱怨说“你们医院这制度是不是应该改一改,太不人性化了,明明是VIP病房,竟然只让留一个人看护。”

方士谦淡淡的开口“那你得去和院长说去。”

喻文州看向方士谦“你和叶修很熟?”

“不熟。”方士谦说。

喻文州继续道“你认识许巍吗?”

“不认识,谁?”方士谦说。

“叶修的情人。”喻文州肯定的说。

“噗~”方士谦捂着肚子笑出声“你是在逗我吗?”

“喂喂,喻警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方锐赶紧道。

“他自己不是说他认识许巍还不是一般的关系吗”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认识确实是认识,不过那也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你知道许巍是许家的儿子,在社交场合认识叶修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方锐解释说。

“那不一般的关系又是怎么回事?”喻文州继续问道。

方锐嘴角抽了抽,他作为叶修的心腹跟在叶修身边这么多年还真没看到叶修有过什么恋人,这货甚至连个床伴都没有,简直就是洁身自好的良好版型啊,方锐一直怀疑叶修是不是想出家当和尚,不过他还真不知道叶修把话说得那么暧昧是什么意图,最后诚实的说“许巍追求过他,不过我老板这么个资本被人追都是很平常的事好吧,而且那支钢笔确实是前几天不知道丢在哪了。”

喻文州得逞的笑了笑“哦~这样啊”

方士谦忍笑“你也就骗骗方锐这么没脑子的。”

方锐“……”

“不过也算是有收获不是吗”喻文州笑道。

“所以你们准备在这儿守一宿?”方士谦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不好打车吧。”

方锐笑道“我开车了。”

“限号。”方士谦说完就看到方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方锐发出一声哀嚎“我们不会真的要在这里守一夜吧”

方士谦站起身“我今天值班休息室可以借你们,”方士谦把挂着一只白色小奶猫的挂坠的钥匙串扔给喻文州“八楼右侧倒数第三间房间。”

喻文州接住钥匙道了句“谢谢。”

三人上了楼,在八楼大厅分开,方士谦顺着走廊走到最后一间病房,叶修握着王杰希的手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王杰希还没醒,方士谦觉得王杰希今晚应该不会醒了。方士谦走到叶修身后,叶修轻声道“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又不是你的错。”方士谦淡淡的说。

“难道不是因为我之前插在他胃上的那一剑?”叶修有些懊悔的说。

方士谦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你还能想象力再丰富点吗”

“真不是?”叶修问。

“真不是。”方士谦肯定的回答,心道这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叶修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你说他为什么要跳进转生池里?”叶修的声音有些落寞。

方士谦安慰道“可能只是走路不小心滑进去了。”

叶修“……”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喻文州问了关于许巍的事情?那是谁?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只是个巧合。我的钢笔在他那里,魏琛来找过我,他们怀疑Z大那起纵火案可能和我有关系。”叶修说。

“这世上真的存在巧合吗?”方士谦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既然是冲你来的就别扯上王杰希。”

“这个恐怕有点难。”叶修摸了摸王杰希的脸颊“你也不看看他是做什么。”

方士谦“……”

方士谦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夜空“你想让他接手特案处?”

叶修点点头“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他接手特案处之后可能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方士谦回头看向叶修。

“我会保护他的。”叶修继续道“他接手特案处是必然的事情。”

“也是,谁让他是这个命格。”方士谦叹了口气“说不定留在特案处并不是一件坏事。”

……

第二天一大早喻文州过来看了眼王杰希,王杰希还没醒,叶修守了一夜没合眼,看到喻文州走出病房

“还没醒?”喻文州问道。

“没有。”叶修说。

喻文州没再多说什么,下了楼,趁着还没到高峰期打车去了警局,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有些凌乱的头发和一脸疲惫的表情调侃道“文州你昨晚跑去睡大街了吗?”

“比睡大街要好一点。”喻文州好笑道,也不知道方士谦平时是怎么忍受那张硬板床的,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方士谦根本不用长时间休息,毕竟不是凡人,当然即使方士谦真的对喻文州说自己不是凡人,作为无神论者的喻文州也不会相信的。

喻文州去魏琛办公室给王杰希请了假,出来的时候看到黄少天抱着一堆零食坐在电脑桌前喻文州走过去“你在查什么?”

“文州你出来了啊,这几天老魏好像心情不太好啊,我跟你说离他远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不过你说说这个许巍还真是不简单啊,”黄少天指着电脑屏幕扭头对喻文州说“喏,这人平时看着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没想到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没想到他竟然喜欢男人,难怪对那些倒追他的妹子不感兴趣,不过啊,我也不是歧视,就是这人私生活未免太乱了,你看看这个”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微微皱眉“这些人……”

“估计许巍不知道得罪谁了,把之前干的那些个坏事都被拍下来了,我查了时间都是从三年前也就是他刚上大学那时候开始的”黄少天拉动滚动条说。

“等一下,在往上一点。”

黄少天往上翻动了一点,喻文州指着那张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里的面孔,诧异道“陶轩?”

黄少天点开照片,“还真是,文州你眼神可以啊,这么多照片我看的眼睛都花了。”

“他怎么会和许巍在一起?”喻文州一直觉得陶轩这人混迹商场这么多年论地位身家根本犯不上和许巍这样的人混在一起。

“话说这许巍也算是个富二代吧,怎么这么自甘堕落”黄少天满眼的不屑。

“可能还有其他原因,许家起步的晚,能在短时间内站稳脚步想必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吧”喻文州向下翻动,心道果然,这些照片里的主角大部分都是京城内的达官显贵,其中还有一些是本市的名人,“论长相的话,许巍长得确实不错。”

“你的意思是说许家用许巍做顺水人情?不过虎毒还不食子呢,让自己儿子做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真是亲生的?”黄少天一脸嫌恶的说。

“你查过许巍的身世吗?”喻文州问。

“当然查了,不过许巍确实是许老头亲生的,上面有个哥哥,是许家老头过世的那位妻子生的,许巍的母亲是许家老头的续弦。但是他们母子俩在许家还是很有地位的,许家老头把大部分产业都划到了许巍名下,许巍的大哥除了几处房产什么都没分到,按理说许家老头没理由让许巍去做这些事情啊。”黄少天嘟囔说。

喻文州摸了摸下巴“许巍和许老头的关系怎么样?”

“都把这么多产业给许巍了,关系肯定不会差吧”黄少天说。

“不一定,”喻文州想了想“能查到许老头是什么时候把这些产业划到许巍名下的吗?”

“能,等我几分钟”黄少天对着键盘一顿敲击,几分钟后“这是资产转让书”

喻文州看了眼上面的日期“看来这事情确实有蹊跷。”

“不过许巍也挺悲催的,刚接了家产就这么翘辫子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往外走去,黄少天喊道“文州,你去哪?”

“有点事情,魏队找我的话帮我请个假。”说完喻文州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奇了怪了,最近怎么都这么神神秘秘的。”黄少天嘟囔说。

 


评论
热度(8)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