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名侦探王杰希少年事件簿再临(8)

#新故事,叶王专场,和前面的那篇没什么必然关系就是我懒得起名字而已,也可能还有三鼎之类的,你们懂的,都是这种套路……

#警察王X无法定位(反正不是人)叶

#叶神全程背景板,鱼鱼和希希刷任务条

#私设,ooc

王杰希睁开眼睛的时候,病房里空无一人,其实他天刚亮的时候醒过一次,他看到趴在病床边浅眠的叶修眼底一片青黑,想着这人是守了他一宿他也没去叫醒叶修,不过他还是奇怪为什么叶修会这么关心他,因为昨晚失血加上前几天休息不好的缘故他觉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醒来没多久就又睡着了,然而此时此刻他更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没人来给他送饭。

早上惯例的查房,方士谦跟在那位已经秃顶了的主任身后一间一间病房询问情况,到了最后一间秃头主任遣散了身边几个实习的学生,只带了几个经验老到的人,毕竟这间病房住着的不知道是叶修什么人,不过看叶修的紧张程度肯定是对他相当重要的人了,秃顶主任也不想惹麻烦,万一那群脑袋脱线的小兔崽子们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方士谦给秃顶主任开了门,秃顶主任挺着像扣了锅盖的肚子脸上挂着微笑走进病房“你醒了啊,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王杰希可从来没住过这么高大上堪称五星级酒店的VVVVVIP病房,他对医生的印象大多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对你一顿念叨的老头子,看到如此有喜感的医生还是头一遭,不过他现在实在笑不出来,王杰希脸色有些苍白的小声说“我能吃饭吗”

方士谦心道你咋不吃死呢

秃顶主任楞了一下然后笑道“你现在病情刚刚稳定所以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真的不能?”胃里插着的管子让王杰希实在不是很舒服。

“吃是肯定不能吃了,不过可以灌点流食”秃顶主任笑着说。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吃饭?”王杰希有些失落的问。

“还要观察。”秃顶主任说“不过你现在情况还不错,所以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哦~”王杰希摊在病床上挺尸。

方士谦临走前恶狠狠的瞪了王杰希一眼“吃吃吃就知道吃”

王杰希奇怪的看着那个穿白大褂的人,自己哪里得罪过这个人吗?

喻文州让黄少天查了许巍大哥的住址,喻文州见到许博远的时候许博远正在院子里浇花,看样子许巍这个大哥还是个不染世俗的人,喻文州之前猜测许巍的死亡很有可能和这个大哥有干系,次子从许老头那里得了那么多家产,长子却只拿到了几套房产,因为家产闹纠葛而大打出手的情况不是没有,更何况是如此庞大的产业,所以许博远有很大的嫌疑。

许博远请喻文州进了屋,喻文州向来的好脾气,也不像其他来询问的警察那么严肃,所以许博远对喻文州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喻警官来是想问许巍的事情吗?”

喻文州微笑道“不是,我来是想了解一下你和叶修的关系。”

许博远明显紧张了起来,脸色有些微红“我不认识叶修”

“你说谎”喻文州直接拆穿道。

“我……”许博远立刻乱了阵脚。

许博远家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叶修一脸怒气的冲进来“喻文州,你到底想查什么?”

喻文州镇定的开口“当然是查我想查的东西”喻文州笑了笑“怎么,叶先生怕我把查到的东西告诉杰希?”

叶修变了脸色,喻文州这人果然不是简单的角色。

“不过我倒是想提醒叶先生一句,若是不能从一而终就尽早收了那些个心思。”喻文州冷眼看向叶修。

叶修眯了眯眼睛“事情不是你猜的那样。”

喻文州扔到桌子上一叠照片,“一开始我以为是有人想要陷害你,不过我猜错了,其实你和许博远才是一对,许老头把产业都交给了许巍,所以你就对许巍动手了是不是?”

“我还没笨到把那么明显的证据留下。”叶修坐到喻文州对面说。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你知道魏队十分重视友情,他发现那支笔肯定会暂时把事情按下去然后亲自去向你求证,而且这个证据太过明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有人想陷害你,而且你和许博远的关系一直都是地下关系你们隐藏的很好,直到许巍发现了你们的事情,所以你就一不做二不休除掉许巍来个一箭双雕。”

“你错了。”叶修看向喻文州

“哪里错了?”喻文州问。

“全部。”

“那你要怎么解释这些照片”喻文州指着桌上的照片冷着脸说。

叶修压了压嘴角,“我不想解释。”

喻文州脸上阴晴不定的的看着叶修。

“其实这些都是假的。”许博远指着照片说。

“这不是合成的。”喻文州笃定的说。

“照片是真的,但是我和叶先生的关系是假的,之前许巍为难过我叶先生帮了忙所以我父亲打上了我和叶先生的主意,叶先生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我,所以这些照片都是为了骗过我父亲的。”许博远说。

喻文州看向叶修“你大可以把人弄出许家。”

“那我岂不是更解释不清了”叶修心道,到时候那些八卦媒体会放过这么爆炸性的新闻,他可不想还没对王杰希下手就被扣上一个对别人用情至深的帽子。

喻文州看了眼许博远“许巍和你父亲关系怎么样?”

“父亲很喜欢许巍”许博远像回忆起了什么不太让人开心的事情“父亲很重视他,不然也不会借我去扶持许家,培养他当继承人。”

“你的意思是许家能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都是叶修的功劳。”喻文州问。

“咳咳”叶修打断两人“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不过我确实帮助过许家不少。”

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知道你们事情的人还有谁?”

“除了方锐就只有许老头了。”叶修说。

“如果是许老头陷害你的话实在说不过去,毕竟你可算他的靠山,假若许老头真的想培养许巍当继承人的话怎么可能还去害他,而许巍不可能为了陷害你选择这么极端的方法吧,还是说你俩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让他这么报复你。”喻文州扯了扯嘴角嘲讽道。

叶修张了张嘴,知道喻文州还是在怀疑他,即使许博远解释了这些喻文州也不可能完全相信自己。

喻文州站起身“今天先到这里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叶修站起身一起走出去。

喻文州站在路边等叶修“你还知道什么?”

叶修勾起嘴角“许家名下的大部分产业大部分都是空壳子。”

“也就是说即使许巍拿到了那些产业也是替许老头背锅?”喻文州看向叶修有些不确定“你不是在引导我吧。”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喻文州皱眉,转身离开。

喻文州走后没多久,方锐从车里探出头“你为什么要帮他?”

“我不是在帮他,”叶修笑了笑“我这是在帮自己。”

方锐不解,载着叶修去了警局,虽然是正式传唤,但是魏琛还是给足了面子,对外宣称是请叶修来配合工作。

喻文州离开后打车去了医院,他到医院的时候,王杰希正坐在病床上发呆,喻文州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下。

“你查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王杰希开口问道。

喻文州把自己查到的大概告诉了王杰希,王杰希沉默了很久后开口道“你觉得是叶修在引导我们调查?”

“这不是没有可能。”喻文州说,虽然不知道叶修的目的,但是叶修确实在这个案子中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

王杰希的手指有节奏的敲着膝盖“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叶修的嫌疑确实很大,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是许巍知道了叶修和许博远的事情告诉了另一个人呢,你也说了知道真相的只有叶修许博远方锐三个人,那么许巍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从许老头那里得到了证实叶修和许博远是一对这件事情会不会把这个消息又透露给了别人?”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借此事陷害叶修?”喻文州有些不确定问。

“只是有可能,”王杰希顿了顿“当然,也有可能是叶修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借着许巍的死既可以掩盖掉他和许博远的关系又可以顺便解除许博远在许家的危机,同时假若他真的有了别人陷害他的证据,他也可以趁机扳倒自己的对手。”

喻文州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假如真是后者,那叶修这场局设的可真是够大的。

“我明天想出院。”王杰希说。

“不是说还要留院观察?”喻文州问。

“没事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王杰希望向窗外说。


评论(4)
热度(16)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