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名侦探王杰希少年事件簿再临(11)

#新故事,叶王专场,和前面的那篇没什么必然关系就是我懒得起名字而已,也可能还有三鼎之类的,你们懂的,都是这种套路……

#警察王X无法定位(反正不是人)叶

#叶神全程背景板,鱼鱼和希希刷任务条

#私设,ooc

王杰希期待的早餐泡汤了,因为他接到了喻文州的夺命连环call,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最近刑侦的案子一定要丢给特案处,而且每次都是喻文州亲自来联系他,重点是他的副处竟然已经消失了整整一个星期,作为特案处最勤劳的楷模许斌,这实在太不寻常了,一个不太符合常理的猜测浮现在王杰希脑海,王杰希见到喻文州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副处不会也是什么奇怪的东生物吧”

喻文州拍拍王杰希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你副处绝对是个实实在在的人类。”

“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已经帮你鉴定过了,什么大蒜糯米雄黄酒黑驴蹄子黑狗血现形符我都试过了。”喻文州淡定的说。

王杰希竖起大拇指“你可以的,那为什么许斌不来上班?”

“受到惊吓生病了,估计要养一段时间。”喻文州惋惜的说。

王杰希十分想问问这个惊吓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惊吓,不过他现在已经没那个闲工夫了,喻文州把桌子上的资料扔给王杰希“最近鬼怪们是不是有点躁动?”

王杰希一口水喷了喻文州满身,“你是被烦烦传染了笨蛋菌吗”

喻文州冷着脸擦掉身上的水“你说你们特案处的那些孩子这么喜欢你真不是想要吃掉你?”

王杰希“……”

“盗窃案?”王杰希翻着整理好的资料诧异的看向喻文州“你们不会连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扔给特案处吧,你们是多想放假?”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你觉得普通的盗窃案我会转给你们特案处?”

“我以为你只是想放假。”王杰希耿直的说。

喻文州差点没把手里的杯子直接甩王杰希头上,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好自己有些焦躁的情绪“失窃的是一个香炉,据说无法考察具体年代不过失主曾经找专家来鉴定过,价值和那个谁谁谁的画差不多。”

“哪个谁谁谁?”王杰希好奇的问,说实话他对古玩没什么太深的研究,

“就那个谁谁谁”喻文州心道,谁来着,好像挺有名的来着。

王杰希嘲笑道“你不会把名字忘了吧”

喻文州微笑着十分好脾气的说“杰希啊,你知道这东西可值钱的很,而且失主还是本市最有名气的地产大亨,你说说如果因为侦办不利得罪了人家,说不定分分钟收拾铺盖走人哦。”

“喻文州没想到你竟然会被屈服于权势,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心脏的喻文州了。”王杰希声泪俱下的说。

喻文州直接把王杰希手里资料抢了过来“看这些没用,去现场,监控拍到了奇怪的东西。”

“那你怎么不考下来带回局里?”王杰希心道还得让他亲自跑一趟,喻文州真不知故意的?

喻文州还真不是故意的,因为黄少天亲自去考的监控录像结果什么都没考到,要知道黄少天在跑外勤之前可是一名合格的黑客啊,据他本人宣称曾经入侵过警局安全系统,结果被魏琛逮了个正着,然后被威逼利诱到了刑侦队去做了苦力。

黄少天折腾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最后只好放弃,提议喻文州找王大神棍来看看,当然没有正式手续,王杰希是绝对不会从窝里爬出来的,所以喻文州一大早就去找了冯宪君办齐了转接手续才去找王杰希的,喻文州把王杰希带到市中心的一栋大厦,王杰希抬头望了望高耸入云的大厦心道,不愧是地产大亨,这楼盖的真够水准。

王杰希目测这里风水极好,应该是找专门的风水师来看过的。王杰希跟着喻文州进了大厦,一个梳着小辫子的人跑过来“可等你们好久了”

王杰希仔细一瞧,还是个熟人“宣传部的张佳乐?”

“你居然认识我!”张佳乐不可思议的看向王杰希。

“咳咳”王杰希脸色不自然的咳了两声心道因为关于张佳乐的传闻实在太多了,比如说被金主大大包养,再比如说金主大大在警局外摆了一万朵玫瑰示爱,再再再比如前段日子和金主大大出国领了结婚证诸如此类……

喻文州一如往日的微笑道“先带我们进去吧”

“你不是已经来过了?”王杰希诧异,喻文州不会变成路痴了吧。

“你进到里面就知道了。”喻文州说。

张佳乐带着两人过了十几道安全门才到达被目的地,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十分认真的说“就这个安全系统真不是什么有特异功能的人盗走的?”

“所以才找你来”喻文州指了指房间内“喏”

王杰希一进屋就看到了一筹莫展的叶修,王杰希看了看张佳乐又看了看叶修,小声对喻文州说“原来张佳乐是叶修的傍家儿”

叶修突然瞪向喻文州,喻文州突然觉得有点头疼,指了指叶修对面的孙哲平“这位才是金主大大。”

“哦~~”王杰希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上下打量着孙哲平,不是那种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头,很好,这个案子可以接。

王杰希本着做事不拖沓速战速决的原则直接坐到孙哲平对面的沙发上开口问道“说说丢香炉的具体情况,越详细越好。”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这副审讯犯人的态度,赶紧挂上标准的微笑“孙先生能把情况在详细说一下吗。”

孙哲平带着一丝怒气“我都说了两遍了,之前那两个小警察不是做过笔录了吗。”

“麻烦孙先生了,说不定会有新发现。”喻文州好脾气的说。

“叫你说你就说,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你还想不想找回东西了。”王杰希没好气儿的说。

喻文州心道王杰希这副吃了炮仗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对金主大大的印象挺好的吗。

孙哲品可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警察,警局里哪个不知道他的背景的,孙哲品心道这小子不会是新调来的吧。

喻文州看孙哲平一副怒气冲天的表情刚想开口打个圆场,就听叶修叹了口气,一脸宠溺的说“杰希早上没吃饭,容易生气。”

喻文州瞬间惊了一跳,这俩到底进展到什么地步了,今早郑轩回来可是说,王杰希一宿都没回家。

孙哲平眼神在叶修和王杰希之间扫了几个来回,点点头,原来是叶修的人,怪不得脾气这么冲,都是叶修宠的吧,最后孙哲平决定不和王杰希计较认真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况“本来我是打算今早和叶修进行交易的,所以昨晚将香炉挪到了这里,这里的安保系统很全面,相对安全些。结果今早我助理过来取香炉发现香炉竟然不见了。”

“香炉之前被放在哪里?”王杰希问道。

“家里地下室。”孙哲平说。

王杰希微微皱眉“你是说盗贼选择了这么个高难度的地方行窃?”

“香炉是因为叶修看上后才找人做的鉴定,之前并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我们找专家鉴定后就把东西转移到这里了。”孙哲平补充说。“这里每道门都要进行身份验证的,所以人员出入都有备份。另外香炉周围还设了远光红外线报警系统,如果有人想要拿香炉肯定会触碰警报。”

“也可能是被人关掉之后再偷走香炉的。”王杰希刚才进来的时候注意到警报系统的控制室就在最后一道门之后。

“但是想要关掉报警器就要通过那十几道安全门,昨晚并没有出入记录,昨晚最后的记录是他们把东西送进来时留下的,最新的记录是孙先生助理来拿香炉时留下的。”喻文州接道。

“难道不是有人监守自盗?”王杰希半开玩笑的问。

“当时我助手过来的时候同时跟着的还有方锐。”孙哲平解释说。

王杰希看向方锐“你们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香炉不见了?”

“我和孙先生助理进来的时候确实没有发现香炉,不过……怎么说呢,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方锐有些懊恼抓了抓头发,这香炉对叶修可是意义非凡,要这么丢了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

“你们发现香炉不见之后呢?”王杰希接着问道。

“我们发现香炉不见之后就去告诉叶先生和孙先生了。”孙哲平的助理接道。

“你们当时有没有发现不寻常的地方?”喻文州问道。

“要说不寻常的地方……”方锐回忆了一下。

王杰希打断方锐“你们离开之后还有人来过吗?”

“没有,这里的安全门都是自动关闭的,我们出去之后就自动上锁了。”孙哲平的助理接道。

王杰希摸了摸下巴“也就是说你们之后不可能有人进的来?”

“没错。”孙哲平助理笃定的说。

王杰希挺直了后背“所以你们觉得不是人为的?”

“监控录像录下了奇怪的东西”张佳乐接道。

“先去放香炉的地方看看”王杰希说。

“不去看监控吗?”张佳乐问。

“没兴趣。”王杰希说。

王杰希被带到香炉被盗走的地方,四面墙壁布满了红外线感应装置,空旷的房间四周没有任何遮蔽物,房间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金属质地的半人高的台子,台子上面是空旷的玻璃罩,玻璃罩内现在空无一物,台子四周被设置了警报装置,王杰希走到台子跟前,一根不属于人类的毛发落入他的视线,王杰希戴手套轻轻拿起那根白色的毛,“这里怎么会有动物的毛?”喻文州走过来问道。

叶修的目光停留在王杰希手上的那根白毛片刻,对方锐小声嘱咐了句,方锐立刻离开。

王杰希微微皱眉,“监控到底拍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看了就知道了。”喻文州打开透明的袋子装好那根白色的毛说。

王杰希蹲下身敲了敲金属质地的底座“实心儿的?”

“不然呢”喻文州好笑的说。

王杰希转到底座另一面敲了敲“这边是空心的。”

王杰希左瞧瞧右瞧瞧,最后站起身 摸了摸下巴说“香炉在里面。”

众人诧异的看着王杰希,孙哲平赶紧找人来撬开了底座,众人好奇的往里看去,香炉竟然真的在里面,黄少天往里看了一眼立刻跳到喻文州身后“woc,这里怎么会有蛇!”

王杰希也往后撤了几步,孙哲平叫人来把蛇抓走了,拿出香炉,有些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香炉在里面。”

“你们也说了,这里安保设施特别完备,小偷想在这么多报警设备下把香炉顺利拿出来是不太可能,所以他把香炉暂时藏起来引起骚动这样的话,这边的看护肯定会有所松动,他应该在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把香炉悄悄取出来。”王杰希说。

“可是如果他想把香炉取出来肯定会碰到报警系统。”喻文州不解的问。

“当然不是他亲自动手,这条蛇应该是被训练过的,把香炉拿回去检查一下,应该能有什么发现。”王杰希解释说。

“这么说的话这条蛇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那进入过这里的人都有可能有嫌疑。”喻文州看向众人说。

王杰希环视一周指了指孙哲平的助理。

喻文州心道,这么草率就指认凶手了?喻文州心里没底小声对王杰希说“你可看准了。”

“你不是相信我会看相,那个人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说。

喻文州仔细打量了一下孙哲平的助理“这人长得还挺周正的啊。”

“因为你不会看相。”王杰希说。

喻文州沉默了许久招呼郑轩把人带走,被带走的助理一脸萌币。

喻文州心道真不是抓错人了。

叶修看着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忍笑。

等孙哲平把人都驱散了,王杰希才缓缓开口“去看监控录像吧。”

喻文州心道果然,黄少天蹦跶过来“不是已经抓到小偷了”

“可是我没说已经结案了啊”王杰希轻飘飘的说。

王杰希被带进监控室内,黄少天点开那段匪夷所思的监控录像,众人再一次看到那个香炉神奇的自己飘了起来,然后屏幕上一片雪花,画面再恢复的时候,香炉已经不在了。

王杰希端着手臂,手指一下一下敲在胳膊上“这段画面被人篡改过。”

黄少天爆了句粗口“我怎么就没发现”

“我看你是被冯局宣传非科学思想宣传的太多才会忘了你的老本行,”王杰希撇了黄少天一眼“这不是你专长吗”

“老王,你可别瞎说啊,我现在可是良好公民。”黄少天赶紧解释说。

“知道,你能恢复丢掉的那一段吗?”王杰希问。

黄少天一撸袖子“这还难得到我”

本个小时过后,王杰希靠在椅背上打瞌睡“好了没”

黄少天哭丧着脸说“这位是大神啊”

“哦~”王杰希点点头,小声对黄少天说“你要不试试侵入方锐的电脑系统,看看有什么发现。”

“你怀疑是叶修做的?可是叶修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差钱”黄少天噼里啪啦敲着键盘问。

“我可没说叶修要偷香炉”王杰希赶紧解释说。

“那你让我入侵方锐电脑做什么?”黄少天手上的动作没停下,突然大骂了一声“woc,那段被截掉的地方还真的在方锐电脑里。”

王杰希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另一边孙哲平和张佳乐正在和叶修谈着什么没注意到这边,喻文州刚刚和郑轩回警局了不在,很好,王杰希让黄少天把那段录像拷贝了下来。

拿了录像,王杰希跟其他人道了别,招呼黄少天回警局。

看着王杰希和黄少天走远了,方锐才小声说“他好像发现了,怎么办”

叶修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没事。”


评论(3)
热度(8)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