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名侦探王杰希少年事件簿再临(4)

#新故事,叶王专场,和前面的那篇没什么必然关系就是我懒得起名字而已,也可能还有三鼎之类的,你们懂的,都是这种套路……

#警察王X无法定位(反正不是人)叶

#叶神全程背景板,鱼鱼和希希刷任务条

#私设,ooc

入夜后兴欣大楼内阴森可怖,即便是叶修找人将大楼里外都翻新过了,也掩盖不掉那股陈旧发霉的味道,王杰希拿着黑色小手点轻轻推开大门走进楼内,迎面扑来的味道让他没忍住打了个喷嚏,声音在空旷的大楼里回荡,王杰希庆幸还好现在没人,他往楼上走去,走到九楼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往上走去,王杰希抬头看了眼楼梯牌,心道果然,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往上走,几个来回过后,王杰希坐到楼梯的台阶上喘气,传说中的鬼打墙?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王杰希休息了片刻往九楼的大厅走去,从九楼的大厅向下望能看到一楼的全貌,突然一道白影从他眼前闪过,王杰希险些又跌落下去,一只手正抓着自己,这种情况下王杰希并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喜悦,毕竟他在上楼前就已经确认过了,楼里并没有人,那么现在抓着自己的是个什么东西?王杰希做好了心理准备慢慢回过头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看见你进来,就跟着进来了。”叶修把王杰希从玻璃围栏上拉下来说。

王杰希微微皱眉“这样啊。”真会这么巧,怕是叶修早就在跟踪他了。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叶修明知故问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点事情过来看看。”王杰希说。

“太危险了,我送你回去。”叶修说。

王杰希拒绝说,“不用了,我还要去楼上看看。”虽然他对喻文州说没什么问题,但是其实他从照片上就察觉到了异样,所以才想要亲自过来看一下,不过他现在更好奇,为什么叶修在明知道这栋楼有问题的前提下还买下了这栋楼。

“明天再看不行吗?”叶修问,他可没想到王杰希胆子竟让这么大,敢在这个时候来大楼,要知道这栋楼可是真的不干净。

“不行。”王杰希果断回绝。

叶修无奈“那我陪你一起上楼。”

王杰希点头,这一次他们成功上了天台,王杰希眼前突然飘过一个白影,他下意识的跑过去抓住了那道白影,王杰希的手在发抖,毕竟在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在发生了四起自杀案件的楼顶遇到这么个形如鬼魅的女人实在是恐怖的很,不过作为警察他还是下意识的拉住了想往楼下跳的女人,那女人回过头,王杰希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晃神的瞬间,他听到叶修的声音“杰希!”叶修拉住王杰希的手,王杰希整个身子都是悬空的,王杰希向下瞟了一眼,一阵晕眩,叶修拉着王杰希的手,将人往上拉,王杰希惊魂未定的摊在地上,心里暗骂一句,太惊悚了,不过刚才那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杰希?”叶修仔细检查王杰希身上,眼里满是紧张。

王杰希突然看向叶修张了张嘴,叶修说了句什么,他没听到,身体沉重的像是跌入一个旋涡,他在闭上眼睛前似乎听到叶修在和谁说“你可以吃掉了。”

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是熟悉的摆设,他确定自己是在自己家里,床头的灯还亮着暖色的光,房间里空荡的可怕,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境。

王杰希再次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叶修站在王杰希家的楼下,今夜是弦月,浅淡的月光停留在半空,叶修站在黑暗之中“饱了?”

白色毛球舔了舔尾巴上的毛,一副餍足的模样。

叶修冷眼看向毛球“晚点再找你算账。”

白色毛球像是突然被叶修身周的冷空气浸染,不自觉的抖了三抖,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身后的尾巴耷拉着晃荡了几下“今天白天的事情不是我的错。”

叶修冷着脸“藏起来。”

收了白色的尾巴,叶修还算满意的点点头“别再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

“我说过你以后都不准去看他。”叶修不悦的说。

毛球委屈的扁了扁嘴小声说“知道了。”

……

第二天,王杰希一反常态起了个大早,喻文州一大早就来敲王杰希的门“找到了。”

“什么?”王杰希不解。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在围栏上动手脚的人”喻文州还没来得及换鞋便坐到沙发上喘气“昨晚可是相当热闹了。”

“怎么了?”王杰希叼着包子问。

“昨晚在兴欣大楼天台有人跳楼,不过被保安救了下来,你猜是谁?”喻文州神秘兮兮的问。

“等等”王杰希诧异的看着喻文州“这件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

“就是昨晚半夜的时候,说来也奇怪,林雪跟着了魔似得往楼下跳,多亏了保安及时发现拦了下来。”喻文州继续道“不过她现在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而且她说昨晚看到了你,但是保安说当时楼上只有她自己。这姑娘怕是被吓傻了。”

王杰希的心瞬间凉到了底,昨晚并不是在做梦?那为什么只有林雪自己看得见自己,明明叶修也在。

“你怎么了?”喻文州看着王杰希问。

王杰希摇摇头“如果我说我昨晚真的在楼顶你相信吗?”

“怎么可能”喻文州说“昨晚保安报警的时候正好是小卢当班,我和少天也在所以一起去了现场,天台到一楼只有那一条通道如果你真的在那里我们怎么可能看不到你?”

王杰希望着桌子若有所思,就像喻文州说的他如果那个时间出现在那里喻文州他们不可能看不到他,可是胳膊上传来的隐痛让他确信昨晚他确确实实出现在了那里,那么为什么只有叶修和林雪看到了自己,还有为什么林雪只看到了自己?他上楼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保安,王杰希百思不得其解,喻文州站起身看着王杰希拿在左手的筷子“你受伤了?”

王杰希点头。

喻文州诧异的看着王杰希“你昨晚不会真的在那里吧。”

王杰希点点头“真的。”

喻文州惊悚的后退了两步“你倒底是什么?”

“人。”王杰希咬掉包子的馅儿说“你见过需要吃东西的幽灵吗?”

喻文州赶紧摆手“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难不成你还怀疑我是精怪?”王杰希好笑道。

“不是,就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喻文州继续道“昨晚……”

“还发生了什么?”王杰希问。

“昨晚保护你的人说你一直没出过家门。”喻文州说。

王杰希“……”那自己为什么会受伤?

“你真的不是在做梦?”喻文州有些不确定的说。

“可是我胳膊上的伤要怎么解释?”王杰希挽起袖子,上面是一道擦伤。

“灵魂出窍?”喻文州补充道“有传说在灵魂上产生的伤害有可能会对肉体产生同等的伤害。”

王杰希思考了一下,觉得喻文州说的还挺有道理的,“那我为什么会看到叶修?”

“叶修?怎么可能,昨晚叶修一直守在你楼下。”喻文州说完一阵沉默。

“你怎么知道的?”王杰希眯了眯眼睛看向喻文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喻文州语塞,难不成告诉王杰希昨晚郑轩看着叶修守了王杰希一夜,不过为什么叶修会守在王杰希楼下,而且巧的是为什么王杰希说自己在梦里见到了叶修,“难不成叶修其实才是真正的神棍?”

王杰希“……”

“不过话说回来,那栋楼被封了,叶修把兴欣迁到了南区。”喻文州说。

“出了这么多事情,再不走岂不是傻吗”王杰希十分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新杰说在几个人身体里都发现了致幻剂的成分,而且林雪确实在跳楼之前吸入了大量致幻药物”

“那为什么一开始没查到?”王杰希不解。

“之前的那个法医是新调来的所以……”

“你是想说是他玩忽职守?还有那个在围栏上动手脚的人怎么解释!别告诉我是和林雪有私怨,我不过是恰巧碰掉了那个围栏!”

“可能是。”

“喻文州!”

“我知道”

“那你还结案!”

“冯局说可以结案了。”

王杰希诧异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苦笑“冯局什么都没说。”

王杰希压了压嘴角“下次别找我帮忙。”

“你不是也没和我说实话?”喻文州回道。

王杰希望向窗外,没说话。

“算了,你不说总有你自己的理由,不过……”喻文州往外走“你最近小心点……”

王杰希没说话,喻文州又说了几句便回了警局。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不过他现在更想先去查查叶修,他以前不是没有调查过叶修,不过这人实在太过神秘,而且对王杰希不是一般的执着,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评论(18)
热度(25)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