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名侦探王杰希少年事件簿再临(1)

#新故事,叶王专场,和前面的那篇没什么必然关系就是我懒得起名字而已,也可能还有三鼎之类的,你们懂的,都是这种套路……

#警察王X无法定位(反正不是人)叶

#叶神全程背景板,鱼鱼和希希刷任务条

#私设,ooc

阴沉沉的天空裂开一条细缝,耀眼的光撕裂厚重灰沉的云,迎来雨后的第一个晴天,沾满雨水的站牌上划过一道闪光,街角是一家刷着蓝漆装点的有些像怀旧酒吧的咖啡厅,墙壁上还挂着蓝白的水手帽和黑金色的船锚,王杰希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装饰壁橱一样的摆设坐落在他身后的位置,身边是水蓝色的相框墙,说实话王杰希并不喜欢这种充满海洋气息的地方,不过今天是个特例,比如说此时此刻正坐在他对面拥有着深蓝发色和海洋那般蓝的眼睛的喻文州,王杰希觉得这家店的整体色调和眼前人还真是格外的搭配,他看着喻文州端起印着船锚卡通图案的浅蓝色瓷杯,他觉得对方可能想说些什么。

坐在蓝白条沙发上的人放下手中的杯子,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开口“最近过的还好吗?”

王杰希的直觉告诉他喻文州绝对不会是单纯来和他叙旧的,说起来他和这人认识已经有将近十个年头,不过上学时候两人是十分的不对付,所以交情算不上多好,但也不是很坏,这是属于他的认知,不过在喻文州眼里却是截然相反,八面玲珑的喻文州一直将王杰希置于心中不可多得的朋友那栏,虽然两人做事上并不是很对付,但是也算不上什么仇敌,总的来说,喻文州觉得他们应该是朋友,很好的那种。

见王杰希没应话,喻文州觉得没必要和王杰希绕弯子了,于是直奔主题说“最近我们在办一个案子。”

王杰希挑了挑眉,好笑道“你们刑侦队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其实这次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

“帮忙?”王杰希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刑侦队和特案处两看相厌可是众所周知的,这个时候喻文州竟然来找他帮忙,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事。而且他可不想自己美好的假期被喻文州打乱。

“我也不想打搅你的假期……”喻文州顿了顿“不过这件事情可能和你有关,所以……”

“和我有关?”王杰希似乎提起了一丝兴趣,

“还记得五年前发生的那次事故吗?”喻文州敛了脸上的笑意“昨天警局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匿名信?这年头不都打匿名电话或者发匿名邮件了吗,他就不怕被门卫老大爷当废纸扔了?”王杰希嘲讽道。

“我在说正事。”喻文州严肃道。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谈公事,那我觉得没什么好谈的,我不感兴趣。”王杰希说完便站起身,喻文州赶紧拉着王杰希“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当然知道。”咖啡厅得木质门开了,门框上的铃铛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王杰希深吸了一口冷空气,“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可是有人想要旧事重提。”喻文州脸上明显的不悦,这对于一个时刻挂着笑容性子温柔的喻文州来说实在是个难得的表情。

王杰希重新坐回到那张藤椅上“你想说什么?”

喻文州从口袋拿出一封有些泛旧的黄色信封轻轻放到桌上“我发现之后直接拦了下来,还没有人注意到这封信的存在。”

王杰希曲着手指在蓝白格的桌布上敲打了两下“你是想……”

“我不确定……”喻文州苦笑道。

王杰希小心翼翼打开那封老旧的信封,里面是一张几年前限量发行的贺卡,上面是黑色钢笔墨水的痕迹,“什么意思?”

“这是警告。”喻文州肯定的说。

“说不定只是恶作剧。”王杰希抱着一丝侥幸说。

“你知道如果过去那件事情真的被爆出来我们都要完。”喻文州脸色有些难看的说。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我们把可能的证据都销毁了!”

喻文州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在那之后你……”

“没有!”王杰希低吼道“你知道我不可能再见他的。”

“我知道,不过他最近可能也有麻烦了。”喻文州从黑色的公文包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最近有人想动叶氏集团。”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王杰希故作淡定的说。

“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不过最近叶氏集团名下新开的那家影视公司接连发生命案,新闻媒体摆明了针对叶修,他们在暗示什么你不会猜不到吧。”杯子里的咖啡已经凉透了,苦涩在他唇齿之间弥散,喻文州放下杯子继续道“很明显这是有人故意为之,现在出现这封莫名其妙的信绝对不是巧合,那时候……”喻文州没再说下去,因为他作为警察多年的直觉已经在提醒他危险的信号。

一瞬间车灯晃入落地的玻璃窗,随后是玻璃支离破碎的声音,尖叫声,鸣笛声,轰隆的引擎声,物体碰撞的声音在他耳边交织在一起,王杰希迅速将喻文州拉到一边,堪堪躲过冲进咖啡厅的那辆卡车的撞击,喻文州倒吸了一口冷气,眼里满是戾气“看来有人已经按奈不住想要除掉我们了。”

“你怀疑……”王杰希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喻文州。

“不知道,现在还不确定,不过你想要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喻文州拍掉深蓝色外套上的灰尘说“不过……过去的事情不能再有人知道了。”

“我知道。”王杰希有些丧气的说

“这件事情也许只是个开端。”喻文州压了压嘴角。“你的假期结束了。”

王杰希没再接话,走到那辆被撞得变形的红色卡车前,驾驶座内的人手捂着胸口的位置,脸上挂着痛苦扭曲的表情“看样子只是一场意外。”

接到报警赶来的陈夜辉看到王杰希脸色算不上太好的打招呼“这么巧,王队竟然也在这里。”

王杰希没去理会陈夜辉,转身往外走,陈夜辉拦住王杰希“王队请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陈夜辉见对方脸色不善讪笑着开口“你知道,就是走个形式。”

“那我和你们一起过去,毕竟……”喻文州笑了笑“我也是目击者之一。”

陈夜辉心道,都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关系不好,怎么这两人会同时出现在这里,巧合吗?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但对于喻文州他又不能太过苛刻,毕竟这人可是未来最有可能坐上厅长位置的人,陈夜辉笑道“那请二位一起吧,您知道我们这片治安一向很好的,出了这档子事情也不好不认真查办。”

“知道”喻文州笑道“那我们走吧。”

陈夜辉亲自带着两人回了警局,王杰希看着陈夜辉对喻文州阿谀奉承的样子满眼的不屑“谄媚。”

喻文州好脾气的对陈夜辉笑了笑“我等下还有事情。”

“知道,知道”陈夜辉端来两杯茶水“就是例行询问”

“那就赶紧问。”王杰希没什么语气的说。

“二位怎么会在那家咖啡厅?”陈夜辉拿起笔问道。

喻文州抢先道“今天王队过生日,所以我们约好了去那家咖啡厅。”

陈夜辉诧异的看着两人。

喻文州继续道“我们是大学同学。”

陈夜辉点点头“这样啊。”这他当然知道,虽然他刚来没多久,但是有传言不是说这俩上学的时候就特别不对付吗,后来一个被分到刑侦队,一个被分到特案处,两人关系更是水深火热。

“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陈夜辉继续问道。

喻文州大概描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随后一个年轻的小警察走过来在陈夜辉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陈夜辉看向两人“刚才尸检报告出来了,司机开车的时候心脏病突发,可能是想把车停靠在路边,结果不小心错踩了油门才会冲进那家咖啡厅,不过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也算是万幸。”

王杰希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喻文州面不改色的问道“那我们能走了吗?”

陈夜辉赶紧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当然,今天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应该的。”喻文州笑道。

“不如我让人送你们回去吧。”陈夜辉笑道。

“不用了。”王杰希立刻回绝道。

“我们还有些事情就不麻烦你了。”喻文州一副好脾气的笑道。

陈夜辉将两人送出警局,正好碰上特案处的新人高英杰,高英杰看到王杰希一脸惊讶“队长你怎么在这儿?”

“没什么,有点事情。”王杰希淡淡的说。

高英杰点头,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小盒子塞到王杰希手里开口小声道“队长,生日快乐”

王杰希淡定的拆开盒子是一枚精致的袖扣“谢谢。”

“柳非姐说队长你会喜欢的。”高英杰一脸期待的说。

“嗯,我很喜欢。”王杰希放缓了语气温声道。

“那我回去送资料了。”高英杰开心的说“队长再见。”

“再见。”王杰希笑道。

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看来你的下属还挺喜欢你的。”

王杰希把小盒子放进大衣口袋,颇为自恋的说“我的下属都挺喜欢我的。”

“哦~”喻文州拉长了语调“走吧。”

王杰希点头。

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车上的人才收回视线“查到什么了?”

“不是意外。”方锐把平板递给坐在后排的叶修,叶修看着传来的资料冷笑“看来有人真的要捺不住性子动手了。”

“现在怎么办?”方锐看着叶修手边一个月前就开始着手准备的礼物盒皱眉。

叶修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呼出一片云雾“静观其变。”

 


评论(2)
热度(34)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