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9

“哥哥,外面有人找。”王杰希从冒出个头说道,方士谦手里的杯子一个没抓稳掉到地上“王杰希你就不能别总神出鬼没的”

叶修凉飕飕的看了眼方士谦“是你自己在发呆吧。”

方士谦嘟囔“还不让说了。”

“就不让说,我的心尖尖哪里容得你说。”叶修对王杰希招了招手“刚才去哪玩了,怎么把袖子弄湿了?”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几个果子“我去摘了果子,好吃。”

叶修拿袖子蹭了蹭果子咬了一口“好酸~”

“哥哥不是喜欢吃酸的?”王杰希一脸纯良的说。

叶修敲了下王杰希的脑袋“还不是你不喜欢吃。”

有人推门进来上下打量叶修,一身素衣,咬着不知从哪里摘的野果子,这哪里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叶大少,孙哲平深深叹了口气,看到此情此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修宠溺的捏捏王杰希的脸“这就是你说的客人?”

王杰希乖乖点头。

孙哲平心头越想越不是滋味,曾是那么高傲倔强的一人如今这副童真的模样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怎么看到我还活着一副哭丧的脸。”叶修笑道“不应该开心的大办酒宴庆祝我俩劫后余生吗?”

“是啊,回去给你摆十里长宴怎么样?”孙哲平开玩笑的笑道。

“好啊。”叶修回道。

“会有好多好吃的吗?”王杰希一脸期待的看着叶修。

“快把你的口水擦一擦”方士谦嫌弃道。

叶修把人拉到自己腿上“是啊,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给你做。”

王杰希开始默默盘算着想吃的美食,一定要吃穷这个好心人。(叶修教的)

“我觉得你待在这里挺好。”孙哲平突然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坑的很惨立刻说道。

“你这是想反悔不成?”叶修调侃道。

“当然不是。”孙哲平立刻否认道,“喻文州说等形势稳定了你们再回也不迟,不过他这个样子……”

“放心有方神医在,保证药到病除。”叶修一脸算计的笑道。

方士谦现在特别想甩袖子不干了,但是又十万个放心不下,最后只好屈服。

孙哲平没呆多久便离开了,离开后没几日,便有人送来了各种珍贵的药材和许多食物,方士谦吐槽孙哲平这是欺负他们中草堂一贫如洗吗,不过方士谦抱着那些珍贵药材不撒手,最后以自己是王杰希主治大夫的理由全都被搜刮到了中草堂。叶修少有的说了句正经话,叶修提议方士谦以后不如转行去卖药材好了,这个想法被方士谦列入复兴方家的计划表里。

入夏之后,王杰希的身子好了不少,叶修平时没什么事情就带着这人出去走走,方士谦得了空子回了一趟城里,据袁柏清说,自己师父这次回去是准备买下一处房产开间药铺,袁柏清还说,师傅说了要在京城内开满自家连锁的铺子,最好连带饮食住宿行业来个一条龙服务,叶修对此只是笑笑,方士谦想的太美好,怎么也得喻文州先答应才行啊。

现在时局稳了些,各个家族开始起水重建,刘家这次的下场算的惨烈,估计再也折腾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喻文州一家独大,几乎是现在京城所有家族攀附的大树,叶家经历了重创之后也在慢慢积蓄力量,早年的基业被毁了大半,虽说困难总会是有的,但是在世繁华还是指日可待的,毕竟百年家族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扳倒的。

叶修牵着王杰希在小路上闲逛,正好碰上一群赶集的,最近村子一直有外来流动人口流入,很不安生,叶修不得不留了份心思。

听说村里来了耍杂技的马戏班子,今儿恰好被他们碰上,王杰希拉着叶修说什么也要去看看,叶修无奈只好由着王杰希拉着自己往棚子那边走,叶修找小贩买了票和王杰希一起进去,叶修特别嘱咐道这人一定要乖乖呆在他身边不要乱跑,王杰希看着狮子跳火圈满脸的兴奋,叶修揉了揉额角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听没听进去他说的话。

这里藏着各型各色的人,但大多都是村里的土财主,王杰希和叶修这样格格不入的存在被贩子一眼就盯上了,台上正在表演大变活人的演员说想在观众中找一个人来参加,不知怎的叶修被选了去,叶修不放心王杰希想拒绝却被众人吵闹着推上了台子,村子不大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有人说会帮忙照顾王杰希,王杰希也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叶修知道随了王杰希心上了台,表演者成功将叶修变没了,随后是一阵喧哗,王杰希看到叶修消失了踪影脸上立刻换上一副要哭的表情,身后有人拍了拍他,说可以带他去找哥哥,王杰希便跟着去了。

叶修再出现的时候台下又是一阵喧哗,叶修望向台下王杰希的方向,一阵莫名的心悸,他四处搜索着王杰希的踪迹“杰希呢?”叶修焦急的问着身边的人。

“刚才还在这里。”

“怎么不见了?”

“对了我刚才好像看到他跟着一个人走了”

“我以为他们认识的。”

“好像刚才出了帐子”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叶修突然心里一空跑到帐子外面,都是些卖吃食的小贩,叶修扒开人群四处寻找着王杰希,突然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怎么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叶修回头便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他身后,来不及惊讶叶修赤红着眼睛相当狼狈的说“杰希不见了。”

“怎么会?王杰希那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黄少天说道。

喻文州赶紧道“在哪不见的。”

“马戏班里”叶修说“最近村子外来流动人口众多,怕是……”

喻文州当然知道叶修的猜测,最近城中稳定,那些人贩子的手便伸向了这些个偏远的村落,王杰希那个模样的肯定会引人注意,况且这人现在心智不全……“我先让人找找。”

“我也一起。”黄少天看着两人严肃的样子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喻文州派人四处寻找,村子不大,很快喻文州的人便将村子找了个遍。

夜幕降临,带走白日的燥热却没带来王杰希的任何消息。

叶修冷静的可怕,黄少天躲在喻文州身后瑟瑟发抖,叶修叫人把孙哲平叫了来,孙哲平无奈,带人将村子翻得彻底,却也没能寻得王杰希的踪迹,叶修几乎咬碎了牙,起身往外走,孙哲平赶紧拦住“这么晚了去哪?”

“杰希肯定还在等着我,我得去找他。”叶修说“他最怕我不在他身边,现在可能又要哭鼻子了,你说他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说着叶修慢慢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我把他弄丢了。”

几人心中满不是滋味。

“再去找。”喻文州低声对自己的人吩咐道。

“对了会不会是哪个对王杰希心怀不轨的家伙干的。”黄少天突然说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不定有人早就盯上老王了。”

“少天说的是,村子里都是熟面孔,要在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总会引起注意的吧,而且这群人贩子动手之后肯定是尽快撤离,可是马戏班子现在还被扣在村里,我们也没在里面找到杰希的踪迹,会不会是熟人干的,或者说有人委托了这些人贩子把杰希拐走。”喻文州思考了一下猜测道。

“你好好想想有没有人之前对王杰希动了歪心思。”孙哲平问道。

叶修摇摇晃晃站起身,眼里闪过一丝厉色“我知道是谁了。”

喻文州心头一凛,怕是这人又要变回那个呼风唤雨手段狠厉的家伙了。

……

他们是在那个所谓隐居世外的大家族的宅子里找到的王杰希,叶修进到那间小黑屋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躲在角落的王杰希,那人一看到叶修眼泪噼哩噗噜的往下掉,叶修哪里见过这人这般委屈,王杰希抓着叶修的衣服不撒手,叶修将人扶起来,王杰希全部力量都压在了叶修身上,叶修立刻察觉到不对“怎么了?”

“腿疼”王杰希红着眼睛说。

叶修赶紧把人抱起来“怎么回事?”

“我想逃走……他们用棍子打我……然后……把我关进小黑屋……嗝儿”王杰希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

一团火气压在叶修心上,叶修赶紧把人抱到中草堂,叫来方士谦,方士谦一听到消息就赶紧过来了,看着王杰希的腿也是满脸的怒气“这些人下手也忒狠了”

方士谦找板子固定住王杰希的腿“断了。”

怒火在叶修眼中翻腾,站起身,王杰希拉住叶修的衣服“别走。”

叶修赶紧坐了回来,握着王杰希的手轻声道“我不走,你乖乖躺着。”

王杰希握着叶修的手不撒,孙哲平走进来“你也不用着急去那边,喻文州会处理的。”

叶修点头,检查了王杰希身上没有其他伤口才放下心来。

王杰希小声委屈的说“我不该和坏人走的。”

“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个人的。”叶修自责的说。

王杰希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叶修想将人放平到床上,却被这人死死的抓着手,叶修无奈,亲了亲王杰希布满泪痕的脸“我们回家吧。”

……

喻文州坐在正厅的檀木椅上,笑道“真是巧了,没想到还会在这里会碰到熟人。”

“喻先生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一旁椅子上的中年男人立刻反驳道。

“什么都没做?”喻文州手一松,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那为什么杰希会出现在你家宅子里?”

那人被吓了一跳,早就听闻喻文州手段狠厉,之前听人谈起村尾的那两个兄弟便找人打听了一二,没想到那傻弟弟竟长得清秀,煞是少年的年纪还未带上一丝成年男子的成熟,虽是个傻的但是做玩物却正好不过,于是他便动了歪心思,谁曾想这人闹的厉害才叫人打断了腿扔进了小黑屋,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和喻文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各种猜测在他心中辗转一二,露出讨好的笑容“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不是,您看看我也不知道他是喻先生您的傍家儿不是,不过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这人性子烈您应该比我清楚。”

黄少天怒道“谁跟你是一家人,你不要用你那肮脏的心去想我们文州,你不配!”

中年男人惊的一跳“你看看我这是说错了,喻先生怎么会看上那个傻子呢”男子在心里揣测估摸着那人就是一个玩物,这位才是正宫夫人。

黄少天恶狠狠的把杯子砸向中年男人“你说谁傻子呢”

中年男子“……”

一个年轻人走进来在喻文州耳边说了几句退出房间,喻文州眼中结上一层冰霜“崔老爷,你知道我这人做事一向就事论事。”

崔老爷赶紧点头“是是,我最近收了几幅齐先生的字画,听闻喻先生十分喜爱齐先生的画,好物就要配懂得欣赏的人,这几幅画正好拿去给喻先生把玩。”

喻文州站起身,问道“你打断了那人的腿?”

喻文州语气莫名的阴森,崔老爷抖了三抖“我会找最好的大夫来替他诊治”崔老爷对管事吩咐道“快去把家里的名贵药材都拿来送过去。”

喻文州咧开嘴角,露出森白的牙“不必了,我说过我就事论事,你打断他两条腿,总是要还回来的。”

崔老爷一听,慌了神“喻先生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那人不过是……”

“不过是什么?”喻文州笑道“你知道吗”

喻文州靠近崔老爷耳边轻声说“你得罪的不是我,是叶修啊”

崔老爷跌坐在地上,脸上满是错愕。

“那人受了几处伤便如何打”喻文州特地嘱咐道“我可是很公平的。”

惨叫声打破小村庄的寂静,迎来第一缕晨光。

……

孙哲平的车子进不了村里只能停在村口,叶修抱着王杰希顺着坑洼的小路走到村口,身后跟着方士谦和一个半大的孩子,“这是你徒弟?”孙哲平问道。

方士谦点头,特别自豪的说“我得意门生,将来可是要继承我们中草堂的。”

“听着怎么像个武林门派?”孙哲平调侃道。

“这名字多威武霸气。”袁柏清拎着药箱笑道。

“快上车吧。”孙哲平指了指后面的车子“你们去后面那辆。”

方士谦不解“为什么?”

“因为喻文州会送你们回去,顺便和你商量你开药铺的计划。”孙哲平说。

方士谦点头,去了后边喻文州的车。

叶修把王杰希半身靠在自己膝盖上让人睡得舒服些。

孙哲平发动车子,叹了口气“这人也是波折”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若要不是叶修的保护怕是会更惨吧。

“会好起来的。”叶修轻声说。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孙哲平说道。

……

到叶家的时候,叶秋早就等在门口了,看到叶修还是眼眶一酸“欢迎回来。”

叶修笑了笑“辛苦了。”

叶修抱着王杰希回了房间,这人一路都没醒过来,刚一躺到床上却挣了眼睛“醒了?”

王杰希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叶修放大的笑脸,王杰希点点头“饿”

“你这些日子是不是胖了,我抱着觉得沉了不少。”叶修笑道。

“才不胖,哥哥坏蛋”王杰希一扭头不想理叶修,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想回家”

叶修安慰道“这就是我们的家啊。”

“可是……”许是心智不全对陌生环境带着排斥心里王杰希的心情十分低落。

接下来的日子叶修一直陪在王杰希身边,有了叶修的陪伴,王杰希很快便适应了新环境。

入了七月,天气明媚的很,黄少天整日吵着要去看王杰希,这天终于逮住了机会,和喻文州一起去了叶修家,当然随行的还有周泽楷和韩文清,毕竟有些日子没看到了,听说人回来了,便想着去瞧一瞧。

几人到叶家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庭院的树荫下乘凉,身边坐着明明不能走路却一刻不消停的王杰希,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我好想出现了幻觉,王杰希在干什么?”

“扑蝴蝶”周耿直说。

黄少天盯着王杰希看了良久,扭头看喻文州“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霸道狂酷拽的王杰希?”

“听到你这么夸他,杰希一定会很开心的。”喻文州笑道。

“你们怎么来了?”叶修按住王杰希不安分的手“小心点,别摔倒了。”

王杰希乖乖点头。

“天啊,老王怎么这么听话,叶修你是不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黄少天惊悚的看着叶修。

“哥哥最厉害。”王杰希特别认真的说。

“老王你不要这么认真的看着我啊,我会当真的,天啊,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老王是谁,谁是老王?”

“少天正常点。”喻文州赶紧制止发疯的黄少天。

周泽楷拿出口袋里的糖果“给你。”

王杰希眼睛亮了亮“哥哥你好好哦。”

叶修瞬间冷了脸“你管他叫什么?”

“哥哥”王杰希耿直的说。

“不准叫。”叶修生气道。

“为什么?”王杰希不解。

“只能管我一个人叫哥哥。”叶修一本正经的教导说。

王杰希点头“哥哥不开心,我不叫别人哥哥。”

叶修满意的点点头,亲亲王杰希的脸“这还差不多。”

“我怎么有种叶修在诱拐小朋友犯罪的错觉。”黄少天说。

“咳,叶修严肃警告你诱拐小朋友犯罪是不对的。”韩文清一本正经的说。

“杰希再过几日就成年了。”叶修说道。

“我怎么觉得这人一副想干坏事的表情呢。”黄少天说着赶紧去拉王杰希“你居然是这样的叶修,不要残害小白菜啊”

“少天别拉”喻文州赶紧制止“他现在不能走。”

黄少天赶紧收回手,有些事情总会带起心底的火气。

“一进来就听到你在这边叽叽喳喳,报春的喜鹊都没你这么勤快。”张佳乐走进来说道。

“怎么?都在这儿开茶话会吗”孙哲平调侃道。

韩文清“……”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我还想问你们怎么在这?”黄少天问。

“当然是被拉来当苦力了。”张佳乐说。

“再过几日就是这小崽子的生日了。”孙哲平说。

“十里长宴”王杰希一脸期待的说。

“肯定是叶修教的,对我的十里长宴念念不忘呢。”孙哲平苦着脸说。

“孙土豪怒撒钞票啊”黄少天调侃道。

“十里长宴是没可能了,不过我请了京城最好的厨子来做全鱼宴。”孙哲平说。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这么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恶意呢。


评论(9)
热度(33)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