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8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自打入了春这雨便一刻没停息过,最近王杰希的身子不太利索,之前寒气入体,到了这雨季更是让这人难耐的很,一连好几日的高烧,叶修几乎没休息过一直在这人身边照顾着,只是前些日子张新杰给王杰希开了药方便离开了,张新杰走的匆忙虽然担心王杰希的病情,但是现在也不是他能选择留在哪处了,叶修按照张新杰的方子去中草堂拿了药,这几日下来,王杰希的病情却不见好转,许是高烧的缘故,王杰希一直说着梦话,叶修知道他又在做噩梦了,叶修替人掖了掖被子,叫来了隔壁的大娘帮照顾着,自己撑着伞往中草堂的方向走去,或许是怀着一丝侥幸心理,说不定自己运气好那位神出鬼没的先生今天就出现了呢,王杰希的病不能再耽误了,他可不想那人再醒来的时候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袁柏清正忙着把草药拿出来怕是生了潮,见门口走进来的叶修,打了招呼“先生怎么这个天气出来了?”

“你师父在吗?”叶修有些焦急的问道。

“在是在,不过师父说马上就要走了,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袁柏清诚实的回答道,

听了袁柏清的话叶修心里庆幸,还好赶在这人离开之前来了,“他人在哪里,我弟弟情况不太好,能请他随我走一趟吗?”

“我去问问,这几日师父脾气躁得很”袁柏清做了个鬼脸却也没敢怠慢,毕竟是关乎人性命的事情。

屋内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我最进是不是犯了水逆,怎么麻烦事儿都找上我了”那人拉开帘子走了出来,看到中草堂门前站着的那人眼里满是震惊“叶修!”

叶修闻声回头看,竟是个熟人“我还以为你去南边休养生息了,怎么跑这里开药堂了”

“你竟然没事,”方士谦焦急的问道“王杰希呢?”

叶修苦笑“这不就是因为这才来找的你,不过我现在有点怀疑你的水平”

方士谦赶紧拿了伞跟着叶修离开“我跟个林杰也学了不少东西,虽然没有张新杰那么厉害只要不是疑难杂症几乎都能应对的了。”

叶修把方士谦引进屋“之前受了寒,这几日一直高烧不退,张新杰临走前留了方子不过没什么效果。”

方士谦倒吸了一口冷气“张新杰的方子竟没有用?”

“是之前落下的病根,到了这个季节实在难熬了些。”叶修摸了摸王杰希的额头“还烧着,你快想想办法。”

方士谦赶紧拿了药丸出来,“我之前做的,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你能不能靠谱点”叶修急道

“我知道你着急,但是这个之后得先稳住不是?”方士谦说道。

“你倒是转了性子。”叶修坐在王杰希床前“若是没效果我就把你那点家底儿都收了”

方士谦摇摇头,刚想询问叶修之前的事情,却因为有个外人在场迟迟没开口。

叶修见方士谦有话要说便向刚才帮忙照顾的大娘笑道“李婶谢谢你啦,我前几日从集市买了些糕点,你带回去尝尝。”说着叶修起身将桌上油纸包的点心交给李婶。

隔壁大娘·自带红娘特效·人称村头一枝花·李婶接过点心苦口婆心的说“你这孩子为了你这弟弟也是付出的太多,若是往后娶了亲你又怎么能处处照顾的周全?”

叶修笑了笑“我不会娶亲的。”

李婶了口气“我知你不放心你弟弟,但是总不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看着天气恐怕要下暴雨了。”叶修说道。

李婶哎呦一声赶紧往家跑“我这院子里的菜圃刚栽的苗唉”

叶修见人跑远了才松了口气,叶修回到王杰希身边,王杰希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嘴里嘟囔“谁都不能抢。”

叶修摸了摸王杰希的脸“放心,谁都抢不走。”

王杰希抱着叶修的手咬了一口“好难吃……”

叶修脸上的表情僵住“……”

方士谦忍笑“合着你俩在这儿玩兄弟游戏呢,不过这货都烧糊涂了都还忘吃,真是好生养。”

叶修嘴角抽了抽“难不成我还大张旗鼓的告诉人家我俩是一对,你就不怕人家像躲病菌似得避着我们给他带来什么心理阴影?”

方士谦笑道“王杰希这心大的怎么可能在乎那些。”

叶修深深叹了口气“那是你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怎么死过一次还在意那些闲言碎语?”方士谦铁定王杰希这人若是喜欢一人绝不会在乎那些个指指点点。

叶修轻轻拨开王杰希额前的碎发“等他醒了你就知道了。”

暴雨突至,叶修就这样一直守着,方士谦也没闲着,不知道一直在鼓捣着什么,入夜之后,王杰希的烧才退了下去,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守在身边的叶修“哥哥”

方士谦一口茶水喷的满地“他刚才叫你什么?”

“哥哥,渴”高烧刚退王杰希语气中透着病弱

叶修赶紧给人倒了杯温水,把人抱起来喝水。

“我怎么觉得这个王杰希有点怪怪的。”方士谦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正在喝水的王杰希。

“哥哥,这是谁?”王杰希好奇的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特别郁闷的看着王杰希“儿呀你怎么能忘了你的老父亲啊”

“哥哥,这是我父亲?那是不是也是哥哥的父亲?”王杰希瞪着眼睛特别天真的说。

叶修嘴角抽了抽,“别听他胡说。”

“哥哥,我想吃糖。”王杰希趴在叶修怀里撒娇。

方士谦觉得自己浑身寒毛都立起来了“这货不会被窜了壳子吧。”

叶修剥了颗糖放到王杰希嘴里,摸摸王杰希的头“乖~听话,想吃什么?”

“想吃鱼。”王杰希的脸蹭了蹭叶修说。

叶修温声道“吃排骨吧。”

叶修站起身往厨房走,王杰希紧跟着就要下床,叶修赶紧把人按到床上“乖乖在床上躺着。”

王杰希一脸不开心最后还是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方士谦赶紧跟着叶修进了厨房“怎么回事?”这怕不是是个假的老王?

“方神医看不出来吗”叶修搪掖道。

“看出来什么”方士谦一脸不解。

叶修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伤了脑袋,失忆了,他现在的心智和六岁小孩差不多。”

方士谦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严重?张新杰说有办法治好吗?”

“他也没把握。”叶修坦言道。

方士谦踟蹰了一下开口问道“那他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办?”

“那我就一直这么陪着他呗,”叶修把排骨下了水笑道“不过我觉得他这样好蛮可爱的。”

方士谦咳了两声“那你……你知道我问的什么”

“你觉的他天天睡我旁边我受的了。”叶修叹了口气“他那个天真烂漫的表情我实在下不去手啊。”

“叶修老贼,你连小朋友都不放过啊,你真是太太太无耻了。”方士谦嫌弃道。

“哥哥最好了,你是坏人。”王杰希趴在门边上特别哀怨的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吓得嗷一嗓子往后跳了一大步“小崽子怎么和喻文州学坏了”

叶修无奈的笑了笑“不是让你好好在床上躺着吗”

王杰希一扭头“想看着哥哥。”

方士谦内心这个崩溃啊,这货太……ooc了好吗,我那蹿天入地的小妖精王杰希去哪了?

……

饭桌上,方士谦第无数次盯着王杰希在心里点了确认键,这货可是名副其实的吃货啊,确实是王杰希那小祖宗无误了,于是在王杰希第不知多少次夹走他碗里的排骨,方士谦终于忍无可忍的对王杰希吼道“你这是盯上我的碗了吗!!!”

王杰希特别无辜的看着方士谦“哥哥的都给我了。”

“那我的就得全给叶修?”方士谦觉得这货胳膊肘拐的不要太厉害。

叶修赶紧护住王杰希“他还是个孩子。”

方士谦脸上出现一道裂纹,没好气儿的坐下“我忍。”等着秋后算账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总不能就这样在这里一直呆下去吧。”方士谦正色道。

叶修还没说话,就听王杰希回道“我和哥哥要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

叶修笑了笑“快吃饭。”王杰希乖乖吃饭。

叶修看向方士谦“他现在这个样子,我总不能带着他回去冒险吧。”

方士谦看到王杰希这个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你知道现在京城内的形势怕是又是一场浩劫。”

叶修轻轻摇了摇头“那些现在和我没关系了。”

“叶家现在一直被打压,叶秋几乎被逼的走投无路,如果叶家就此被扫平了,也和你无关?”方士谦紧接着问道。

“我说过,只要得到我想要的那便好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陪在他身边,守着他一世安康。”叶修语气坚定的说。

“可是……”方士谦没继续说下去,现在刘家携带其他那些个伪世家在京城作威作福把那些个良人家都打压的够呛,若是叶修回去或许还能寻得一丝希望,可是他不能说,他怕扰了这两人的清净,他怕王杰希再陷进那个旋涡。

“没想到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叶大少也下得厨房。”方士谦一转言态调侃道。

叶修无奈的笑道“不然我俩饿肚子吗”

方士谦语塞,叶修这人为王杰希改变了多少,当初在京城呼风唤雨养尊处优的叶大少如今住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要学着去照顾人,其中付出不言而喻,起初还以为这人只是寻王杰希的乐子,没想到竟是这般钟情,他突然想到那句话,那些游历世间玩世不恭的人心中总会是空荡荡的,因为他们想将最好的装满自己的整颗心脏。

“喻文州那边已经开始有动作了,你到不用太劳心。”方士谦说道。

“我有什么好费心的,现在只要这人能乖乖在我身边就好。”叶修往王杰希碗里夹了块排骨说道。

“你不是明天就要回城里了?”叶修问道。

“回什么回,他现在这个样子张新杰又不在,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方士谦抱怨道“也不知道上辈子早的什么孽,怎么就栽在这小祖宗手里了呢。”

叶修笑道“那就有劳方神医了。”

“别搪掖我,”方士谦横了叶修一眼“我明天再过来。”说完便往外走。

“雨大慢走些。”叶修笑道。

方士谦点头,撑开油纸伞,顿了一下开口道“没事就好。”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叶修看着方士谦的身影消失在雨中,收了目光,叶修在王杰希额头落下一吻,将人轻柔且细密的带进怀中“杰希啊,你说如果你没变成这般模样还会留在我身边吗”

“哥哥怎么了”王杰希凭直觉感觉到叶修现在似乎心情并不是太好,于是安慰道“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会留在哥哥身边的。”

叶修愣了愣紧紧抱住王杰希“我记下了,你要说话算话,不准反悔”

王杰希在叶修怀里蹭了蹭“嗯,哥哥也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嗯”

……

方士谦这些日子起得早,许是对城中的事情操碎了心,不过现在他却安下心来,毕竟至少在这里尚存一处安宁,窗外的雨还没停,让自己徒弟准备了药,便亲自提着往叶修家走,叶修和王杰希住的地方有些偏,方士谦一路走过来身上落了不少的湿气,一进门就看到王杰希抱着树枝脸色吓得惨白,说实话那个高度对一个成年人来说确是算不上高,但是这么大的人了还往树上爬就让人觉得好笑了,方士谦脸上一阵抽搐,心想这人作什么妖呢,再一看叶修站在树下一脸紧张的表情“杰希,别乱动,小心点。”

王杰希点点头,手里还捧着一个乱草窝,方士谦心道,好么,上树掏鸟窝去了,多大的人了。

叶修张着手臂安慰道“杰希,你跳下来,我接着你。”

方士谦心想这要真跳下来叶修莫不是要被压趴下?

结果没想到王杰希还真的从树上跳下来了,正好和叶修扑了个满怀,叶修接住王杰希赶紧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王杰希抓着叶修衣服一副要哭的表情,方士谦满眼的诧异,真是小看叶修这人了。

“四千,你来了”叶修注意到站在大门口的方士谦说道。

方士谦捂住眼睛“我眼睛怕是要瞎。”

王杰希抱着叶修不撒手,叶修也没办法,只好将人整个打横抱了起来,“进屋吧。”

方士谦不情愿的跟着进了屋“还能爬树?这货恢复的不错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就是小孩子心性”叶修无奈道。

“我想了个新药方,不知道管不管用,先试试再说。”方士谦说。

叶修点头,眼里布着担忧之色。

方士谦安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也不能让他一直这样下去,而且……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总要面对现实才是。”

“看样子喻文州是跟你说了不少啊。”叶修说道。

“你和喻文州才是藏得够深,这出戏怕是你俩早就合计好了吧,不过没想到……”喻文州竟真的捅了王杰希刀子,没想到叶修竟会为了救这人自己也跳了下去。

“反正最后有喻文州担着,我这条命算不上什么”叶修想他怎么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利益去让王杰希去冒这么大的危险,若不是喻文州临时改了主意……不过这人改了主意定是事出有因。

“其实……”方士谦顿了一下“喻文州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什么秘密”叶修看着方士谦脸上神秘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便问道。

“你知道百年前那件事情其实还是存在很多疑点的,叶家那位家主不过是为了报仇怎么那么容易就联合了其他四家?而且只凭那位夫人的一己之力怎么能害的当初王家那位家破人亡。”方士谦说道。

叶修点头“确实如此,所以喻文州发现真正的缘由了,我猜其实是那位夫人家里早就有铲除异己的心思了吧,搭上叶家也是为了在京城内站稳脚跟,我想他也想在那乱世之中从那些个世族中有一席之地吧。”

方士谦诧异“你知道?”

“不难猜,为什么当初那位家主随那人去了之后叶家便改了家徽搬离了祖宅,他们想掩盖掉过去的那些事请,为什么五家明明面上似乎并无深交却能同仇敌忾,想必这五家从一开始便是站在同一边的吧,虽说当时王家看上去和叶家关系并不融洽,背后却是站在统一战线上的,那个家族怕是没能参透其中的奥妙才想借着帮叶家除去异己的由头暗害了王家的那位,这样他既能在京城立足又能依附上叶家何乐不为呢,可是他的算盘打错了,本来五家稳固在京城还算得上和睦,他这一打破了这个平衡立刻变出了事端,所以五家才会联合除掉这个惹事情的,人心不足啊。”叶修叹道。

“你还记得你当初送王杰希的那个坠子吗?”方士谦问道。

“怎么了?”叶修奇怪,

“喻文州找到了五个和你那个坠子上刻着想通图案的印章,”方士谦顿了顿“之前王洛语答应给喻文州的东西就是那个印章,上边是你们叶家的家徽,后来他在自家暗室发现了刻着他们家家徽的印章,另三个也被我和韩文清在我俩家和你家找到了。”

“什么意思?”莫名的恐惧慢慢爬上叶修心头

“要喻文州的意思就是咱们五家怕是什么前朝遗留问题。”方士谦说道。

叶修倒吸了一口冷气,若是这个秘密真的被公开,怕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们商量了要把事情彻底了解掉,除了这个把柄,也没什么其他的了,毕竟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王洛语都把东西还回来了,他们已经没了要挟的筹码,这次喻文州真是下了狠心。”方士谦平静的说道。

叶修点点头“能得善终也算的上是极好的。”

方士谦放下茶杯“这次是真的要结束了。”

方士谦顿了顿突然问道“不过我还有个问题十分好奇,为什么王家的坠子会在你家?还以为什么你家的那个坠子会落在王洛语手上。”若是王洛语母亲交给她的那么那坠子极有可能是在王家家主那里得到的,那么为什么叶家的坠子会落在王家家主的手上呢。

叶修目光投向远处“谁知道呢”


评论(4)
热度(20)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