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6

冬日的风打透他单薄的衣衫,几月的世事变迁,方家被清扫出局,他记得那日喻文州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可是为何喻文州还是要把方家清除掉就耐人深思了,当初的五个家族如今只剩下两家还算得上辉煌依旧,只是叶家能在这风雨之中丝毫不偏一禺完全是因为叶家的根基早已在京城内盘根错节,想要清除如此强大的对手怕是要两败俱伤吧,喻家现在虽然经历了一次巨大的灾难,却又死灰复燃般的燃起一片生机,至死地于后生也不过如此。周泽楷在方士谦离开京城之前与他见过一面,经历了大风大浪这个原本心无城府一向乐观的公子哥瞬间转了性子,着实沉着稳重了不少,不过对于被清除出局这件事情方士谦表现的太过洒脱,方士谦临走前说他谁都不会怨恨,只是希望能留的一线生机,日后再回来。

周泽楷之前与这人交往并不深,只是喻文州让他来走这一趟倒是让他对这个潇洒公子改变了看法,他知道方家在这暴风雨中尚存一线生机,没再多说什么告别了方士谦,他便回了喻文州那里,他到喻家的时候,恰好看到喻文州正坐在庭院里看雪,身边坐着的王杰希见他过来立刻起了身“怎么样?”

说起来方士谦也是和王杰希打小的情意,关心对方的现况实属正常,“没事,我送方士谦出了京城,到了南边应该会派人送信回来。”

“那他……”王杰希觉得问和不问又有什么区别,在这暴风雨中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我觉得他应该没什么事情,他说他会再回来的。”周泽楷说。

王杰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那就好。”

“最近王洛语出去的勤,是不是有了傍家儿了?”在雪地打滚的黄少天终于消停下来走过来扯王杰希脖子上的围巾。

王杰希被扯得身子一倾,和石桌扑了个满怀,沾了满身的雪“你怎么不去抢喻文州的。”王杰希拍掉身上的雪带着些许怒意说道。

“文州惧寒你又不是不知道。”黄少天特别有道理的说。

没了围巾王杰希脸上冻得发红,周泽楷将自己的围巾递给王杰希“我的给你。”

“你倒是好心。”黄少天调侃道。

“天冷了进屋吧。”喻文州起身,“这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

几人一起往屋子里走,喻文州突然顿住脚步“泽楷还记得我曾与你说过的话吗?”

周泽楷看向喻文州,虽说这段时间他家的生意一直都不太顺当,总有一些麻烦会找上他,但是也不过是小痛小痒,就是烦人了些。

“这些天冷了,早些去我家祖宅那边吧。”喻文州仰着头看向天空“要变天了,又是一场暴风雪。”

周泽楷点头“那我便早些做准备。”

喻文州笑笑“凡事保持初心便好。”

周泽楷点头。

王杰希侧头看着远处落了一层薄雪的树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庭院里的腊梅开的冷艳,叶修坐在老宅的院子里的石凳上寒意慢慢渗透到他身体里,他望着满园的梅花轻声念着崔护的那首题都城南庄,吐出的话语都变成白色的水雾,消散在空气之中,那日的景色似乎又浮现在他眼前,“真美啊。”他轻声叹道。

“美是美,那你也不用对着这满园的梅花念桃花的诗啊。”张佳乐进了院落便看到叶修这副回忆往事的模样。

“他这叫睹物思人,不管开的什么花,他都只会念这一首。”孙哲平折下一枝梅花放到张佳乐手上“不过我觉得这花配你正好。”

张佳乐面上一红“一个大男人配什么花”

“你们能别在我眼前谈情吗?”叶修抬眼看着两人有些抱怨道。

“这是碍着你的眼了。”孙哲平笑道。

“是呗,什么事情快说,说完赶紧滚蛋。”叶修毫不客气的说。

“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酸啊,羡慕啊”孙哲平落座一转话锋正色道“喻文州又有动作了,这次目标是叶家,你看看要不想个什么法子,不然难道像方士谦那般主动退出?”

“你觉得我可能退出吗?”叶修笑道“他想动叶家也要看他动不动的了。”

“他的手段你又不是没见过。”张佳乐说道。

“倒也不是很棘手,你们难道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叶修笑道。

“若不是见你天天只顾着思念你那心上人我们或许还会对你有点信心。”孙哲平直言道。

“不过这次喻文州怕是要用的上你那心上人了。”张佳乐有些担忧的说。

“正好,喻文州这次还真想使什么阴狠的手段,不过这实在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孙哲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你说万一他拿着王杰希的性命威胁你,你是从还是不从?”

叶修立刻回道“当然是……”

“叶修!”韩文清急匆匆的走进来,脸上带着怒气“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儿谈天。”

“说正经事呢。”孙哲平回道“你怎么走的这么急?”

“喻文州刚才叫人过来送了话。”韩文清说。

“说什么了?”张佳乐赶紧问道。

韩文清叹了口气“今晚荷花池等着。”

张佳乐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喻文州到底在想些什么,不会又是让我们去守着王杰希吧,这见不能光明正大的见?他到底安得什么心思?”

“那便去看看,能见到一面对我们这位来说可比天天坐这儿睹物思人的强百倍。”孙哲平放缓了语气道。

“不过……我一直想问,既然知道人在喻文州那里,为什么不把人接回来?”韩文清低声问道。

“那要人想回来才成啊。”张佳乐压着怒气道“这人怎么就这么……”

孙哲平赶紧打断张佳乐的话“我们先回去,等晚些了再过来?”

叶修没有动,孙哲平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这主估计是想坐这儿一直等到天黑了。

“今晚我自己留在这里。”叶修活动了一下冻得麻木的腿说。

孙哲平一愣“合着你还真要在这儿一直待到天黑?”

叶修点头“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孙哲平叹气“我看你人没等到自己先冻个好歹。”

叶修依旧没有和他们回去的意思。

孙哲平微怒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

知道多说也无用,三人便一起离开,孙哲平让叶家下人送了厚衣服过去,至少能让叶修撑到那人来不是。

……

入夜后的风更加凌冽,荷花池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上面落这一层白雪,一片荒凉的景色“这个时候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王杰希收了收身上的外套,冷风吹在他脸上硬生生的疼。

喻文州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大概是想最后给你留点念想吧。”无论是你还是他。

王杰希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庭院里,像是想的到什么,低声念着石桌上的那句话“梦回百年明月美,人面桃花辞溯昭。”

“你说什么?”喻文州诧异的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轻轻抚过那坑洼的痕迹,“我们本不该如此的。”

喻文州不敢相信的看着王杰希“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王杰希侧头看着喻文州“哪里不一样?我一直都是我啊。”

喻文州语塞,总不会是自己听了那些个关于叶修和王杰希的传言想的太多?

王杰希深深地望向庭院的一禺“回吧。”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觉得王杰希这人实在太不可思议,若不是与叶修心意相通,这人怎会一眼便看向了叶修在的那个方向。

“我们走吧。”喻文州说。

……

枫树叶子已经掉落的精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显得格外萧瑟冷清,那条传闻常年不会结冰的河,水流没能这寒冷的冬日停下脚步,向远处湍急而下,水声击打在石壁上的声音在林中回响,没人知道这条河最终会流向哪里,只是喻文州却莫名从这奔腾不止的河水中看到了一线生机。

他们已经站在桥上等了许久,那是此处一道相当有名的风景线,小桥流水人家,虽然不符合时节,喻文州却想将这美景刻在自己心上,再来,怕就是一处伤心地了。

太阳渐渐落入地平线,他们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上了桥“文州,你和王杰希来这里怎么不带上我?”

喻文州心下一惊“你怎么来了?”

“是我叫他来的。”孙哲平跟着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叶修和张佳乐,黄少天吐槽道“你们怎么都聚在这里了,站这儿吹冷风吗?”

“叶修,你最好选择放弃或者等着被我们扳倒。”王洛语有些不耐烦的喊道。

叶修没有应话,目光落在王杰希的身上,他注意到王杰希的脸苍白的可怜。

“现在喻家算得上是京城之中的霸主,你还不满足吗?”张佳乐厉声道。

“你们知道的,我想要的不只是这些。”喻文州轻声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叶修冷笑道。

“世事无常螳捕蝉。”喻文州颇为平静的回道。

“你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条件。”王洛语脸上露出一丝狠毒。

“我知道。”喻文州轻声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选了这里?”喻文州走向王杰希一把握住王杰希的脖子把人推到桥旁的护栏“叶修,我给你两个选择,放弃叶家或者放弃他。”

王杰希突然道“不用他选择了,喻文州,动手吧”

喻文州的手微微一顿。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动了动嘴唇,随后是腹部传来的一阵剧痛,他向下坠落,最后落入冰冷的河水,刺骨的寒意几乎吞没他所有的意识,河水涌入肺部刺痛的让他保持了最后一丝清醒,他听到喻文州说对不起,他看到叶修崩裂的表情,黄少天眼中的错愕。

“你都干了什么!”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衣服满眼的不敢相信。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心里泛起一丝苦涩,看向王洛语“这回……”

喻文州话音未落就见叶修纵身跳入河中,张佳乐赶紧拉住孙哲平“跳下去送死吗?”

“这回你满意了”喻文州语气中透着怒意。

王洛语疯狂的笑道“一下解决两个,哈哈哈哈”

“东西呢”喻文州焦急的问道。

“我自然不会食言,等我看着叶家落败便将东西交给你。”王洛语阴森森的笑道。

喻文州几乎咬碎了牙“好。”

孙哲平眼中充斥着怒火“喻文州!你等着!”说完便拉着张佳乐下了桥。

“少天,走”喻文州没理会发疯的王洛语,拉着黄少天往另一个方向走。

黄少天坐在车上发呆“为什么?”

“什么都别想,信我。”喻文州语气有些颤抖的说。

黄少天红了眼眶“好。”

孙哲平顺着河岸一直找到了下游却丝毫没找见两人的一丝踪迹,这个时节掉进这河简直就是要了命的,况且王杰希身上还带着伤,若是再晚些,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一日过后,叶家家主因为失去爱子染上重疾,叶秋接管所有的事务却屡屡受挫,孙哲平这些日子和张佳乐一起一直寻找着叶修和王杰希的踪迹,即便是凶多吉少,只要没见到尸体,他们就还心怀一丝希望。

叶家衰败的速度要比他们预想的快,最近喻文州没了任何动作,想到其中缘由怕是有人对叶家早已心怀不轨。

孙哲平突然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叶修的事情已经让他费尽了心思,叶秋那边更是棘手,他不能眼见着叶家就这么被人清扫掉,可是未捷身死,再怎么挽救也不能将叶家衰败的事实挽回了,只是叶家在京城盘根错节扎根极深,即便是半道衰落也尚存一线生机。

半月过去,他们依旧没能寻得那两人的下落,如同消失在这尘世中一般,或许对他们来说这也算得上一个好结局。

一个强大家族的陨落并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激起任何波浪,新一代的王者立刻取而代之,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更彻底的大清扫,那些与叶家关系甚密的家族在这场飓风中苟延残喘,京城内风云变色,刘家在京城一家独霸,却不见喻文州有任何动作,因为喻文州的庇护周家受到的伤害算是最小的,只是刘家如此猖獗,让其他家族实在敢怒不敢言。

孙哲平依旧没有放弃寻找那两人的下落。

张佳乐闷在戏楼里整日写着悲情的故事。

黄少天躲在自己的房间,望着窗外发呆。

喻文州这些日子闲了下来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家里陪着黄少天。

时间平静的流淌着,可是现实却是所有人的悲伤。


评论(3)
热度(15)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