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5

“文州,文州你们竟然偷偷跑出去玩了,怎么不带上我,话说你们去哪玩了?”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耳边念叨着,王杰希脸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出去走走。”

“喂喂,王杰希你是不是嫌我烦啊,话说你怎么在这里?不是都说你被收进了叶家,怎么回事?难不成叶修那家伙喜新厌旧把你抛弃了,不过要我说啊……”

“你烦不烦”王杰希对着聒噪的黄少天吼道。

黄少天小声嘟囔“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呢吗,怎么火气这么大……”

王杰希把门重重的关上走进了庭院,喻文州笑道“你还是少拿这些打趣他的好。”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他竟会在你这里,听说之前叶修找人都找疯了,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的”黄少天跳上桌子晃着腿问道。

喻文州笑而不语。

黄少天有些郁闷的说“也不知道你和叶修玩什么呢,明明……”

喻文州伸手捂住黄少天的嘴“少天,还是少说些吧。”

黄少天不明所以的看着喻文州,随后一阵敲门声,那人进来时对黄少天微微笑道“原来少天也在啊”

黄少天跳下桌子“你们聊,我去找老王了。”说完便一溜烟的走了。

“看样子黄少不喜欢我啊。”王洛语笑道。

“少天只是性子直些罢了。”喻文州说“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王洛语走到喻文州身边笑道。

喻文州冷笑“你最好别把注意打在我身上”

王洛语收了放在喻文州胸前的手讪笑“怎么说我们现在也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喻文州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王洛语顿了顿“还是说你和那叶修安得是同样的心思?”

“王小姐不愧是能帮张佳乐写剧本的人才。”喻文州笑道。

王洛语怎会听不出喻文州语气中的嘲讽,怒道“那你怎么还留着他。”

“我说过留着有用。”喻文州没什么情绪的说。

“我看你是舍不得吧。”王洛语怒道。

喻文州眼中闪过算计的精光,“到时候可是一出好戏。”

……

周泽楷见到王杰希是在喻文州家的庭院,与黄少天的聒噪截然相反的平静,像是一泉死水丝毫不见波澜,穿透这夏季炎热的冰冷。不是他对这人有多么感兴趣,只是黄少天一见到他便开始念叨这人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立场,怎么就站了喻文州这边,关于王杰希的一些流言他也听了不少,大多都是王家陨落这人被叶家收了去,只是这人怎么会出现在喻文州的宅子里,想起前段日子叶修发疯似地找最近倒是消停了不少,其中诸多条理他都理不清,就像喻文州和叶修突然反目那样让他捉摸不透。

想着王杰希这人也是可怜,周泽楷便心生了一丝怜悯之心,不过王杰希却丝毫不喜欢周泽楷眼中透露出对他的可怜。王杰希这人也是个硬脾气,即便家道中落也不肯软下半分。最后只闹的不欢而散,可是黄少天却不想就此放过王杰希,毕竟太多他不知道的东西,他还想从王杰希这里透得一二,不过他想的有点单纯,在王杰希各种懵他的时候便清楚了,这人也没比他好到哪去,周泽楷虽知黄少天其中的目的,却也丝毫不感兴趣,作为新兴起的家族周家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莫不是与世无争也难得这一代的平静。

作为观棋者,周泽楷虽看的不算透彻却也参得到其中几分,看似叶修和喻文州分局棋盘两边,其中却也透着一丝古怪,虽不知这古怪从何而来,但那些与他无关便也不再多想,况且看样子喻文州并不想把他脱下水,按理来说站了边便会收到对家的打压,可是他家却一直顺风顺水,这也着实让他多留了份心思。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身后跟着笑得乖巧的王洛语,黄少天拉着王杰希和周泽楷就要往房子里钻,最后喻文州只好无奈的叫住黄少天“少天。”

黄少天收回迈开的步子回过头,“文州你怎么出来了?”

“自然是来寻你们的。”喻文州笑道。

王杰希轻轻推了黄少天一下“喏,你不是说带了新摘的妃子笑来。”

黄少天赶紧接道“是啊,那可是我亲手摘得,老王我说你可是有口福了,走,我带你去吃,你肯定喜欢。”

说罢便拉着王杰希往屋里走,喻文州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王杰希安着个什么心思,周泽楷正想要先跟着两人一同走,便听到王洛语走上前“新摘的妃子笑我也想尝个鲜不知可否与周先生一同去。”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并无不妥便点了点头,虽说王洛语住在喻文州这里,但是若是喻文州想要的怎么也不可能拖到现在,所以这人大概就是喻文州的一颗棋子罢了。

喻文州看着王洛语和周泽楷谈笑风生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管家见了一副了然的表情,却不知他家主人是在担心王洛语对周泽楷的用心,本就不想拖周泽楷下水的,能得善终也是一件好事,周泽楷这般与世无争何必让他在这污泥中掺和一脚。

喻文州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你不喜欢洛语?”王杰希剥了一颗荔枝放到黄少天眼前,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惊吓,“活见鬼了,王杰希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平日和他抢还不错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竟剥好了放在他面前,黄少天咬着那颗荔枝,甜到了心坎“虽然你们是兄妹但是我还是想说,你那妹妹就是不着我待见,总觉得这人阴厉的狠,我觉得你还是多留个心的好。”

王杰希剥了颗荔枝放入口中“确实不错。”

王杰希看向黄少天小声说“我觉得吧,咱们可以统一一下战线,你不觉得喻文州这人深不可测吗?”

“杰希啊,是想在我这儿挖人吗,真是个不错的想法啊”

黄少天和王杰希背后一凉,回头一脸惊悚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喻文州“你走路怎么没声音”

喻文州笑了笑坐到沙发上“那我还上哪偷听去”

“其实我们刚到。”相当耿直的周泽楷解释道。

“是啊,本来想听你们说什么悄悄话说的这么投入呢。”王洛语在周泽楷身边落座。

王洛语靠的很近让他有些不自在,周泽楷纠结,现在换坐位貌似有些唐突,只好耐着性子坐着。

“你们说喻文州家的暗室是不是闹鬼?”王杰希突然没有由来的说了这一句。

黄少天抖了三抖“文州啊,我就说吧,那个小屋早就让你改建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真的出现灵异事件了。”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那不过就是个杂物间,放着些被搁置的东西罢了。”

“那你说你家那个暗室里面是不是有一组人偶?”王杰希问道。

“靠,老王你竟然知道,每次我看到那组人偶都觉得浑身发凉”黄少天哀怨的看着喻文州“文州啊,你就不能请个高人来看看,我看着实在诡异啊。”

“我也听说过娃娃通灵这个传言,只是其中真假并无确信。”王洛语微笑道。

“听说人死后的亡灵如果执念太深便会附在生前最喜爱的娃娃身上,当然也有一些传说,若是与死者相似的娃娃也会招来亡灵的寄居。”为了营造恐怖的氛围王杰希语气变得阴森可怖。

黄少天瞬间觉得浑身发凉,周泽楷拿着荔枝的手一抖,白色半透明的果实滚落到桌子上。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这么说来倒真是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周泽楷立刻问道。

“记得我还小的时候,那间暗室便不常有人过去,那时我只是一时好奇便趁着大人们一个不注意偷偷溜了进去,我依稀记得那天似乎下了雨,我听到有人在哭泣,可是声音是从暗室的角落里传来的,我当时也是胆子大就寻声而去,谁知”喻文州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黄少天一把把周泽楷扯了过来“小周啊,咱俩可得挺住了。”

周泽楷如临大赦的点点头特别自然的与王洛语拉开了距离。

喻文州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继续低声说“谁知那个哭声的源头竟是一个娃娃,我当时吓了一跳,那娃娃竟看着我说话了。”

王洛语吓得往周泽楷身边躲了躲。

“听说亡灵会居寄在一个合适的替身身上诉说往日的冤情。”王杰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但落在黄少天眼中怎么都觉得阴森森的,于是又把周泽楷往自己旁边拉了拉,周泽楷彻底脱离了王洛语可触碰的范围。

喻文州接道“那娃娃还真的于我诉说了冤屈。”

“啊,我记起来了,小时候文州好像真的破了一个沉了很久的案子啊,不过最后大人们好像说文州是说胡话,案子虽然破了,但是功劳却被别人抢了,真可惜,要不我们文州这段往事现在都可以出戏本了。”黄少天说道。

喻文州看到王洛语脸色不好便关切道“我们就是说笑,当不得真的。”

“可是那是真实发生的啊。”周耿直泽楷认真的说。

喻文州笑了笑,“洛语怎么脸色这么苍白,莫不是被故事吓到了。”

王洛语僵硬的笑道“你们这故事可真是吓人的很,我去厨房帮忙了,就不陪你们了。”

“洛语还真是……”喻文州和善的笑道“贤惠的很啊。”

“哪有。”王洛语赶紧转身离开。

看着落荒而逃的王洛语王杰希心头一颤,咬着牙,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喻文州丢下这句话便起身离开了。

黄少天一脸萌币的看着王杰希“发生了什么,文州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

“我怎么知道。”王杰希说完便起身往外走“我累了回房间了。”

黄少天不明所以的看着周泽楷“好奇怪。”

周泽楷终于也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

次日清晨,王杰希起了个大早,这十分不符合他的作息规律,清晨的风有些凉,他收了收身上裹着的外套,在庭院角落还未收取的垃圾堆前转了几个来回儿,却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王杰希有些失望的往回走,突然他停在那个早已被废弃的火炉前,他分明看到火炉中有一堆新烧的白灰,他伸出的手还未碰到那块被烧的残破的布料,手腕被一人抓住“别用手去碰。”

王杰希看着来人“你怎么在这里?”

喻文州在地上捡了根树枝在那堆白灰中勾起那块布料“就知道你会过来。”

王杰希拿着那块布料沉默了许久“说说吧,你都查到了什么?”

“不如做个交换?”喻文州笑道“拿你那日在你家祖屋听到的来换”

王杰希思量了一下回道“可以。”

听了王杰希的话喻文州倒也不是十分震惊,毕竟当初王洛语来威胁他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一二,喻文州也没食言“我一直觉得即便是找一家来独自承担一切老头子们也不会做绝,这么多年的交情怎么也不会不给人留后路,我父亲离开之后我偷偷翻了他的书房,我在他书房找到了他和其他家族的通信,信中满是对王家的悔恨,他说若不是他们考虑不周王家有怎么会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所以……”

“一定是有人故意断了王家的后路,我家才会被逼上绝路,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地步。”王杰希赤红着眼睛满是恨意,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些本不想与你说的。”

“你瞒着又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怕我后悔离开叶家?”王杰希扯出一个不太友好的笑容“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人的,包括你在内。”

喻文州愣了愣,看着王杰希转身离开。

一道白色的影子慢慢走出来,周泽楷有些歉意的看着喻文州“我不是有意偷听的就是起的早了些……”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能在这风浪中摆平风帆不易,好自珍惜才是。”

“只是在这风浪之中站稳也实属不易。”周泽楷说。

“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喻文州问道。

周泽楷面露难色“最近港口那边有些不安稳。”

喻文州收回眼中的惊讶,低声道“本不想拖你下水的,没曾想他们竟先找上了你。”

“韩家现在正在休养生息,那是叶家?还是方家?”周泽楷问道,若不是查不到其根源他也不会这么早便来找喻文州商量对策。

喻文州摇摇头“都不是。”

周泽楷诧异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却敛了声色,“你来的早还没用早点吧。”

周泽楷不明所以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笑道“正好少天昨晚住在这里,现在应该和杰希在餐厅用餐我们一起去吧。”

“你们在这里啊。”王洛语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今儿早饭丰富了些,正想着来寻你一起用早点呢。没想到周先生也在啊。”

喻文州笑道“我们正好要往那里去呢。”

“那真是巧了。”王洛语笑了笑跟着两人一起往餐厅的方向走。

“是巧了。”喻文州的笑意未达眼底半分

周泽楷突然对眼前这个乖巧的女子心生一丝抗拒。

……

用过早点,见喻文州没有继续和他商量这件事情的意思,周泽楷便和众人告了别,临走前喻文州送周泽楷出了大门“入秋了,天气凉了些,多准备些保暖的衣物小心着了凉。”

周泽楷点点头。

喻文州又笑道“这秋风确实寒冷,不过怎么也抵不上这冬天的刺骨,若是入了冬怕是更让人难耐吧。”

“是啊,秋风这般,冬天怕是你这样的会冻坏吧。”王杰希走出来脸上看不出喜怒。

“那倒不至于,等入了冬,若是泽楷觉得忍受不住这寒意,不如到我这里避一避,我家祖上在城郊有一处避寒的屋子想必还是可以驱寒送暖的。”喻文州笑道。

周泽楷点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也不用太急,等这风来了再过来也不迟。”喻文州笑道。

“知道了。”周泽楷告别喻文州和王杰希离开。

王杰希没什么语气的说“要变天了。”

喻文州望着天空笑了笑“是啊,所以还是小心些别着凉的好,刚入秋正好城郊那边有一片枫树林,听说那里有一条河常年不冻这个季节正是一派好景色。”

“那便一起去了吧。”王杰希低声说道。

“你们又要去哪里玩,这次一定要带上我,不然你们就太不够义气了。”黄少天走过来恰好听到喻文州的话赶紧赶紧插话道。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王杰希开口道“一起去。”

摸不清王杰希怎么个心思喻文州只好作罢“那少天可要小心着些。”

“小心什么,我这么大个人了还能丢了不成?”黄少天抱怨道。

王杰希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拿出来“这个是父亲送给我辟邪的物件,送你抵一抵灾祸。”

喻文州脸色一僵“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王杰希将匕首塞到喻文州手中头也不回的走了。

喻文州思趁着王杰希的意思,良久,准备出去的王洛语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喻文州便走了过来,“怎么站在这里?”

喻文州回神“没什么?”

“咦?这不是哥哥那把辟邪匕首?当初有行走尘世的老道者曾说这匕首邪性的很怕是与他不和会要了他的性命,奈何这匕首他喜欢的紧,他便认定了那老道是个江湖骗子,家里人拿他也是没办法就随他去了,没想到他竟将这把匕首送给了你。”王洛语道。

喻文州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可能是我俩聊得投机。”

“这样啊,我要出去一趟,晚饭就不回来了。”王洛语说完便转身匆匆离开了。

喻文州站了许久,直到冷风吹得他的肢体开始变得麻木,才向屋内走去。

 


评论(8)
热度(21)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