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4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总是平静的不见一丝风吹草动,王杰希却敏锐的隐约察觉到了平静之下的波涛暗涌,自从听了叶修的话,他便再也不能平静,他偷偷查了自家的生意,一切并无异样,到底是怎样的把柄才会让父亲这般忌惮,自家先辈听闻也是本分的生意人,有一代确实风光一时却不知怎的就没落了,那个所谓的把柄到底关乎到什么,他注意到最近父亲的行踪开始变得诡异,往日刨根问底的母亲如今却不闻不问,这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而且昨日父亲与他说的话着实让他不解,王杰希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久不能眠,有些丧气的坐起身,走到窗子旁打开窗户,春天的风吹进来夹杂着芳草的香气,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走出房间,他顺着长廊一路向外走去,几道可疑的影子匆匆走过,王杰希偷偷跟上去,一直随到一间屋内,那是王家祭祀的祖屋,他透着门缝向门内望去,五个中年人围坐在王家的祖牌前,他看到自己父亲鬓角花白瞬间苍老了许多,他心头一紧,便听到屋内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件事我不会让小辈插手的。”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说。

“虽说你王家这些年和我喻家不对付但是这件事情我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如今看来我们藏着这么多年的秘密终于要尘埃落定了。”那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杰希他……”

“放心,他会被接回叶家,只是……”

“我知道,这次就麻烦你们了,当初也是我们王家的祸事引到了各位身上,我们欠的总是要还的”

一股莫名的恐惧爬上王杰希的心头,门里的人还在继续讨论对策。

门里突然安静下来,在这样的夜晚透露着诡异的气息,有人长长舒了一口气“你们相信轮回转世吗?”

“这都什么年代了,那东西只是前人的寄托罢了。”

那人摇摇头“我也是不信的,只是……”那人顿住又继续开口“其实我们叶家隐藏了一些实情。”

“什么?”

“叶家那位家族其实是双生子,而在灭了那个家族之后坐在家主位置上的便是那人的弟弟。”

“怎么会这样……”

“我家那位家主是个痴情种子,报了仇之后便寻那人去了。”

“痴情种子?”有人冷笑“那为什么会娶了别人”

那人深深叹了口气“你们不知其实当时结亲的其实是弟弟,只是那夫人不知便记恨上了那人,然后……唉……”

“这段往事我本不应该和别人诉说的,只是……如今你们觉得是巧合,我却不这样认为,我本是没曾想过轮回这样荒唐的事,直到那孩子刻了那对玉,你们可知道当初那位家主送给那人的坠子上刻的可是一模一样的图案。”

“你怎知就是一模一样,说不定只是相似罢了,或许是你家小子照着什么刻的。”

“那可是当初那位家主刻的家族标志,只是后来被彻底换掉了,那图案现在还被保管在叶家的密室里,你们说说一个七岁的孩童怎么可能见得到。”

“说不定只是巧合。”

“那如今的局面,你们也能说是巧合”

想想如今的局面,与百年之前何其相似,只是这次却不是两情相悦了,想到这里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门口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却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被无限放大“谁”

门外的王杰希突然被一只手捂住嘴,躲在院子的角落,有人打开门却不见任何风吹草动。

“可能是哪里来的野猫吧。”那人关上门说

“你怎么在这里?”王杰希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叶修问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咯。”叶修笑道“难不成是怪我上辈子娶了亲你才这般讨厌我?”

王杰希抽回被叶修抓着的手。“说什么鬼话,那坠子不是在洛语那里,难不成是看你俩上辈子可怜这辈子想成全你们?”

叶修牵着人往外走“跟我走。”

“去哪?”王杰希几乎被这人半拖着往外走

“回家”叶修回头笑道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王杰希怒道。

“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叶修头也不回的说道。

王杰希愣住任由叶修拉着往外走,不远处昏暗的灯火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孙哲平见人出来便进了车子发动引擎“你家老头还在里面?”

叶修点点头,把王杰希塞进车子“估计一会儿就完事儿了,咱们赶紧走。”

孙哲平点头,车子消失在夜幕之下,带走最后一丝光明。

……

暴风雨来临时,所有人都找到了避风的港湾,可是总会有那么一处独立在外的枝桠被摧残的粉碎,王家陨落的罪责被完全扣在了喻家的头上,王家的宅子空荡的可怕,从此那些稚童们又多了一个探险的场所,只是却没有人愿意再踏进那里一步。

被无辜谴责的喻家越来越举步维艰,喻文州心中的怒火几乎吞没他所有的理智,他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就这么顺着接了这个锅,他不可能会像他父亲一样任由别人摆布,在他父亲为他谋好退路便撒手去了,挂丧的时候他没掉一滴眼泪,因为他把泪水都流进了心里,他恨,他恨所有人,凭什么有些人可以躲过祸患一世安宁而他们却不可以,他突然有点可怜王杰希,他至少还会有退路,可是王杰希现在却一无所有,连至亲都断的干净,他知道王杰希只会比他更恨。

瓷瓶落在地上被摔得粉碎,桌上的物件七扭八歪的躺着,王杰希的声音透过房门传出来“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明明当初是叶家先开始的,凭什么要他们背负这个恶名!”

叶父轻轻摇了摇头“那日你们到底听了多少?”

“该听的都听到了,不该听的也都听了。”叶修说道“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您也会有相信轮回转世这样荒唐的事情的一天。”

叶父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不管事实怎样,我都不会做任何阻拦的。”

“您这是怕了吗?”叶修冷笑“究其根源,怕是叶家先辈种的孽吧。”

“你好自珍惜才是。”叶父叹气道。

“我自然会珍惜,只是……你觉得我们还能在一起吗?”叶修目光有些空洞的问。

叶父深深叹了口气“也许……命该如此……”

“我从不信命”叶修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我想要的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上楼的叶秋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这又是何必,日子久了,说不定他就想通了。”

叶修没回答推门进了王杰希的房间。

一个杯子砸来,叶修微微侧头避开了攻击,快步走上前抓住王杰希的手腕“你最好别闹。”

“你算什么,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王杰希赤红着眼睛怒视叶修。

“很快你就知道了。”叶修把人扔到床上。

那是一段很不愉快的回忆,很多年后当他在回忆起那一天的记忆只想将他们锁在心底的小匣子里再也不去回想,只是那是一根毒刺,刺伤他的心脏,是他永远愈合不上的伤。

王杰希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落入眼前的那人熟悉的面庞,又是一场大战,牵扯着身上的伤,撕裂般的剧痛,吞没他最后一点意识,在那之后是烈火灼烧的痛楚,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力不从心的懊恼,那人轻轻抚着他的发,一遍遍安慰的低语,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顺着眼角滑下,带着哽咽夹杂着他最悲伤的记忆。

之后的日子,他好像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忍不住将刀子划上自己的手腕,可是他知道这样是不可能了结他的性命,只是徒增痛苦罢了,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身体里居寄这一只野兽,疯狂的吞噬着他的灵魂,他像堕入一个深渊,不管那人怎么拉着他都不断向下坠落。

剧烈的呼吸然他从噩梦中惊醒,那人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嘴里是蹩脚的安慰语,可他却第一次觉得这么安心,泪水打湿那人睡衣,那人却抱着他没动弹一丝一毫,那人最后说了什么,可他听不到,因为他已经坠入一个梦,那是一个奇怪的梦……

那人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可是那却不是王杰希,那人笑着把那块玉塞到他手中,明明是那人先说喜欢的他,可是先背叛的他们誓言的确是他,他明明说只想得一人共度此生可是他却娶了另一人,那人带着他离开的时候说了什么,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一句话,繁华三千,唯一人足矣。他不想闭上眼睛,他会忍不住想要回忆那些过往,他眼中最后的场景是那片他们曾一起诉说梦想的天空,今天的星辰格外漂亮呢,他还想再看那人一眼,可是他见不到了,这是他最后的意识,随后而来的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他在黑暗之中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大概是那一丝想要见面的执念,他终于见到了一丝曙光。窗前透过的第一缕晨光,梦境被击得粉碎,再也寻不到一丝痕迹。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抱着叶修哭了很久,久到他觉得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哭,从那以后像是上辈子结了什么深仇一般,他无时不刻想着让叶修难受,大概是那股子积怨已久的火气终于寻对了人,叶修倒也没说什么,只要这人在身边就是极好的,也不管这人的冷嘲热讽,胡作非为。

只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叶修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欠了王杰希很多很多,所以这辈子才在他身上如此的坎坷。

王杰希逃走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没有一丝预兆的,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像是人间蒸发那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种恐惧几乎吞没他的心脏,他在哪里,现在怎么样了,他不知道,他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发疯似地寻找着他的踪迹,可是却寻不到他留下的一丝痕迹。

大概是疼多了心也开始变得扭曲,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着实让孙哲平吓了一跳,这人变得太多,身上仿佛收敛了一切平和的气息,仿佛呼吸出的都是冷冰冰的刺。

这段日子喻文州根本就没消停下来,韩文清几乎被挫败的厉害才过来找叶修,只是他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他知道喻文州心里有怨气,可是他们又能怎样呢,命该如此?可是他从不信命。

当这盘棋开始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不走到最后,谁也不能善终,可是真的走到最后他们就能善终了吗?

“王洛语没死。”这是韩文清来后说的第一句话,之后又是一阵沉默“我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张佳乐最怕的还是来了,这怕是一场清缴,这次是韩家,下次呢?他不敢想,他已经想到了答案,只是他不愿说。

“王洛语现在在喻文州手上,”韩文清顿了顿“喻文州怕是想利用她把我们全都清了。”

“不管怎样,如何让喻文州住手才是最重要的。”孙哲平语气里透着焦虑,兵临城下,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你们觉得王洛语会任由他摆布?”叶修笑得阴气森森渗人的紧,

韩文清紧皱着眉头不语。

“你们放心好了,他再掀也掀不起大风浪了,老韩你回去好好修养声息,我们最后的目标不是喻文州。”叶修收了阴笑,脸上透着融不掉的寒意“或许他还会主动站在我们这边。”

……

午后的阳光打进玻璃窗,一阵带着夏季特有燥热的风吹在他身上,心上一阵悸动,他突然想起,那片荷花池的荷花现在正开的繁盛吧,想到这里便起了身。

“去哪里?”坐在藤椅上的那人问道。

“出去走走。”王杰希没什么表情的回道。

那人脸上挂着微笑“你觉得你现在还可以在京城内随意走动?”

王杰希沉默了许久开口“我会小心些的。”

喻文州合上手中的报纸“那你可知叶修现在几乎在全京城安插了眼线,怕是你露个影子都要被捉回叶家去。”

王杰希抿着嘴不语。

有人轻轻推门进来注意到屋内诡异的气氛强硬着头皮开口“哥哥,还是待在屋里罢,如果觉得闷我可以陪你去后院走走。”

王杰希重新回坐在床上“算了,我还是乖乖呆在喻先生眼皮子底下的好。”

喻文州笑了笑,对王洛语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王洛语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喻文州会意“出去说吧。”

喻文州临走前对躺在床上的王杰希嘱咐道“入夜便清凉了些,若是闷就去荷花池那边走走吧。”

王杰希身子一僵,喻文州轻轻关上门,却没有落锁。

他坐起身,回想起那日喻文州做出那个帮他逃离叶家的计划,那日他问喻文州为何要帮他,喻文州只回了一句秘密,这实在让他不解,不过参透其中确实自己对喻文州还有些用处,自己已经失去所有依靠,喻文州肯定不能指望和他联合扳倒其他家族,随后他在喻文州家见到王洛语的时候一个不太现实的猜测浮现,难不成喻文州是因为喜欢王洛语的原因才帮助他的?可是好像这个理由的话什么都说不通,他突然有种身在局中,周身迷雾,看不清其中根源的感觉。那喻文州怎么会知道他想去荷花池?巧合?那这人怕不是有读心术?

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放弃,丧气般的坐在床上静静等着夜幕降临。

……

喻文州坐在庭院的木椅上,脸上却冷了不少“说吧,什么事”

王洛语坐到喻文州对面,面上却敛了乖巧的表情,无端生出一丝狠毒“你答应我的事情别忘了。”

“当然不会忘,现在韩家根基受到重创,估摸着没个个把年头都缓不过来”喻文州平静的说道。

“那下一个就是方家了”王洛语眼中闪过一丝毒辣。

“这么着急作甚,来日方长……”喻文州嘴角勾起一丝嘲讽。

“我怎会不急,你为什么迟迟不对叶家动手,还有你为何要把王杰希带回来”王洛语有些不耐烦的说。

“BOSS总要放到最后才是,至于王杰希嘛~你不觉得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让人安心些吗”喻文州冷笑道

“我倒是希望你马上除掉这个隐患。”王洛语眼中蹿腾着不甘和妒忌的火

喻文州端起杯子恰好挡住了他压下的嘴角“留着王杰希还有用。”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王洛语恶狠狠的说“我要他的命。”

“知道。”喻文州站起来背过身去“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怎么也算得上是血亲,他平时待你又不薄,你怎么这般恨他。”

王洛语看不到喻文州的表情,丝毫没能察觉喻文州眼神里透露出的寒意,吼道“我在外面受苦的时候他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过着那般好日子,我怎么能不恨,凭什么都是王家的孩子确是这般差别,而且母亲临终前说过,他必须死。”

喻文州沉默了很久才淡淡的开口“回去吧,今日做了莲藕排骨汤。”

“我最讨厌喝的就是莲藕排骨汤。”王洛语说完便向屋内走去。

喻文州深深叹了口气,他依稀记得昨日王杰希念叨这个季节做些藕正好,而且洛语喜欢喝莲藕排骨汤于是他便叫人让厨房做了这汤,谁知那不过只是王杰希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这人不过是在他面前装着乖巧听话罢了,可是那善意的面孔下确实一颗肮脏腐烂的心。

喻文州想,他本也不是什么善类,但还是有些心疼被蒙在鼓里的王杰希,只是身在棋局,很多事情他都力不从心。

夜空逐渐蒙上一层灰蒙蒙的纱,月亮渐渐升上漆黑的幕布,王杰希坐起身,打开门偷偷往外边望了望,确定四下无人便踩着猫步轻声往庭院外面走,庭院内的植物挂上一层水珠,空气相比白日的干燥湿润了不少,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大门前,王杰希微微一怔,“你怎么在这里?”

“你以为我会让你一个人出去?”喻文州收了手中的伞说。

“晴天打伞做什么?”王杰希奇怪的问道。

喻文州回头笑道“要下雨了。”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月明星稀的夜空,心想这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捉摸。

……

“喻文州叫我们来这里作甚?”孙哲平有些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这人的心思忒难猜。”

“等着吧。”叶修坐在黑暗之中,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荷花池的花开的繁盛,一片美不胜收,却填补不上他心里的空缺,触景生情,就是这般罢了。

“有人来了。”韩文清小声说。

看清来人孙哲平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杰希迈上石阶走进小亭子里,低头看向那一朵一朵开的娇艳的荷花“确实一派好景色。”

“满意了?”喻文州望向那个黑暗的角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想来这里?”王杰希坐在亭子的围栏上问道,

“或许与某人想到一起去了吧。”喻文州笑道。

王杰希身子一歪向荷花池内倾斜,喻文州一惊想拉住王杰希却只留一片衣抉从他手中滑过,若不是孙哲平和韩文清压着,此时此刻叶修怕是已经冲了过去,只见王杰希抓住横栏有些艰难的稳住身子,喻文州赶紧把人从这个高难度的动作解救下来,“你做什么?”喻文州语气里透着些许怒意。

“不小心而已。”王杰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平静的说,好似刚才身犯险境的不是他一样。

叶修按住自己的心脏,刚才王杰希险些掉落这片荷花池,连带着自己的心脏也差点掉了进去。

“看够了,走吧。”喻文州有些后怕生怕这人脑袋里面哪根筋搭错了再跳了这池子,那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片云朵掩住月亮,只留下浓墨般的黑,暴雨突至,打散荷花池中的宁静,那一朵朵娇艳的花被摧残的可怜,王杰希伸出手,雨水打在他纤长的手上格外的苍白“我身如浮萍……”

喻文州打开伞拽着人往回走。

雨水将三人浇的透彻,“该死,喻文州是不是早知道今天有雨。”孙哲平抱怨道。

“他心里想什么你怎么会知道”韩文清抹去身上的水汽说道。

“杰希在他那里。”叶修低着头,水珠顺着发梢断珠似得向下低落。

“我看他是想拿王杰希当筹码威胁你吧。”孙哲平说。

叶修沉默了许久低声道“也不尽然。”

韩文清有些猜不透这人的意思,却也没再多问。


这篇进度比较快,每章我会放多一点(如果不被X的话o(╥﹏╥)o)

评论(11)
热度(19)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