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3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王杰希被牵进院子“这里不是叶家的老宅?”

“我家老宅里面有一处荷花池,恰是一处好风景。”叶修说。

“这个季节怕不是只看得到绿叶吧”王杰希站在亭子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是我太着急了。”叶修脸上挂着怎么也压不下的笑意“不如等花盛开的季节我们再一起来怎么样?”

王杰希摇摇头“正好洛语不在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对她可是真心?若没这个心思就不要去给她留念想。”虽说听了王洛语那番话,但是他总觉得叶修似乎对王洛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在,若是有以叶家的势力还怕王家一个主母的阻拦?

“我从没给她留过任何念想。”叶修脸上带着些许不悦

“那为何她与我说你们从小便情投意合两心相许?”王杰希语气里带着些焦躁

“那你觉得我会在何时何地与她两心相许?”叶修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王杰希回道。

 “那我倒是想问问,她是何时入得你们王家?”叶修坐到石凳上问道。

“她十三岁的时候。”王杰希奇怪叶修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叶修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听说有些地方还留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王杰希怒道“你什么意思”

叶修拉过王杰希“字面上意思,信不信由你”

“那你怎么会知道?”王杰希问道。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话说我连你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查的清楚。”叶修又拉了人一把

王杰希步子没站稳向前倾斜,被叶修接住,“倒是你想的够简单,你觉得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在这个年纪被接回王家。”

“父亲看着可怜便接了回来。”王杰希站稳说道。

“可怜?”叶修冷笑“你觉得你父亲是那种看着私生子可怜就领回家的人?”

王杰希心里惴惴不安道“父亲上了年纪心便软了,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嗣流落在外吧”

“如果你父亲真是那种花心的人会只有一个私生子?你好好想想你父亲平日待你如何待你母亲又如何?”叶修冷冰冰的说。

“父亲待我和母亲很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王杰希心底像是盘根错节的树根丝毫理不清头绪。

叶修拉着人坐到石凳上“你觉得为什么你和王洛语差一岁不到?”

王杰希语塞,难道要他承认他父亲在他母亲怀他的时候便和另一个女子交、好?

“我知道你不愿说,可是那并不一定是你父亲的错。”叶修继续道“你觉得以你母亲的性子能容忍你父亲到现在,不管怎么说你母亲家族的势力并不比王家差,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忍了这么多年,还能让一个私生女进王家的门?”

“为什么?”王杰希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叶修叹了口气“因为他们不得不忍受这一切。”

“为什么?”王杰希抓着叶修的衣服急切的问,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可是他却看不清问题的根本。

“因为她抓住了你们王家的把柄。”叶修直言道“若是从一开始便是一个局呢?”

王杰希摇摇晃晃的起身,他家会有什么把柄让父母这样忌惮的?

叶修扶稳王杰希,本来就是想让这人以后对他那个乖巧的妹妹提防着点的,可没想到这人却想到了更深的一层,还以为是个呆瓜子没想到竟是颗玲珑心。

“别想了,那些事情本就与你无关。”叶修安慰道。

“怎么会没有关系,若是你家人可能做的不可见人的事情你也会觉得没关系吗?”王杰希吼道。

“那本就与我无关,我只要得到我想得到的就足够了,其他的……”叶修顿了顿“我为什么要去管?”

王杰希苦笑“你还真是狠心。”

叶修语塞,心里满不是滋味。

“我送你回去。”叶修想要去拉王杰希却被王杰希躲开“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叶修看着王杰希落寞的背影,心里一阵钝痛。

……

“可算是找到你了。”从王家一路寻来的孙哲平走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叶修问道。

“本来是去王家找你的,不过听他家的二小姐说你带着王杰希出去了,想着应该是来这儿了就寻了来。”孙哲平笑道“怎么?想故地重游一下怀念一下当年的感觉?”

叶修冷着脸不语。

“看样子是闹不愉快了?”孙哲平找了蒲柳下的一处阴凉地儿坐下“刚才看他走出去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你不会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我只是想让他对王洛语多提防些,没想到竟弄巧成拙了。”叶修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孙哲平了然“你以为谁听了自家那些个事情都能像你一样平静,要我说这人到底是颗透彻的心,想的肯定要比一般人深些。不过等他想通了应该就没事儿了。”

“那他万一十年二十年都想不通怎么办?”张佳乐走进来调侃道。

“那就让叶大少等十年二十年呗,实在不行就一辈子都烙在这儿了。”孙哲平嘲讽道。

叶修脸色又冷了些。

“喻文州那边已经开始有动作了。”孙哲平正色道“你也不能总把全部心思放在你那心上人身上,总要想想对策才是。”

“以不变应万变”叶修低声说“喻文州做这些也不过是想在世族之中站稳脚跟罢了。”

“我觉得他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而且他敢把心思动到王杰希这里就表示一个显赫的世家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孙哲平说。

叶修摇摇头“你觉得王洛语何德何能让喻文州帮着?”

“难道不是王洛语被喻文州安排了?”张佳乐奇怪道,喻文州这人心机深的可怕,怎么会被别人利用?

“你哪次见过喻文州设的局他自己不出来看戏的,他就是那般自信的人。”叶修说。“这次怕不是出自他本心。”

“那这么说来那个王洛语岂不是相当可怕了”张佳乐心生寒意,喻文州这样的人都能指使的了,这人是得有多可怕。

“如果她手里握着的是关系到许多大家族过去的秘密那就糟了。”孙哲平恍然大悟道。

“你觉得会是什么?”叶修抬眼看向孙哲平。

孙哲平沉默良久开口道“我只是听说过一些传闻,大概一百年前京城曾有一户名门望族与当时的叶家分庭抗礼,不过后来不知怎的这个家族开始没落了,那时正值战争期间没落的家族有很多,所以也没人去怀疑其中的缘由,只是……”孙哲平顿了顿又继续道“听闻坊间传言说当时叶家继承人喜欢上了那家的独生子,你们也知道,谁会想要把自家的继承人送与他人,而且两家又是水火不容。”

“然后呢?”张佳乐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之后听说这俩人私奔了。”孙哲平说。

“什么?私奔了?那和其他家族有什么关系?”张佳乐奇怪道。

孙哲平叹了口气继续道“后来两个人被找了回来,叶家那位继承人结了婚还生了孩子,只是另一人终生未娶孤独终老,从此一个鼎盛的家族就这样消失了。”

“等一下,这个故事好像和我们担心的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啊。”张佳乐赶紧道。

叶修望向透过树荫的点点光斑“其实那人三十不到便去了,叶家那位继承人继承叶家之后也对那位念念不忘只是奈何世俗如此,顺了家人的心意娶了一位世家女子,听说他们的孩子还是从家族里过继来的。”

“那人也是痴情,不会是忧郁成疾便去了吧。”张佳乐说。

“事实是那人是被人陷害被灭了满门。”叶修不带一丝情绪的说。

“之后叶家那位家主便联合喻韩方王四家一起设了局找出了幕后人,之后……”孙哲平没再说下去,因为想来也知道那幕后人的悲惨下场。

叶修接到“之后五家用了不太正大光明的手段扳倒了那个家族。”

“那个时候若不是有人掌握了五个家族的把柄怕是那个幕后人会被灭的彻底。”孙哲平说

“野火烧不尽”叶修继续道。

“可是这都过去一百年了,怎么说也换了四五代了,怎么……”张佳乐觉得这仇拉的时间可算是够长了。

“因为我家那位家主啊算得上疯狂了,你知道他的那位夫人最后下场落得如何?”叶修冷笑。

张佳乐心底一颤“如何?”

“风、月、场。”叶修闭上眼睛“那可是他最心爱的人啊,就这么被人弄死了,他怎么能不恨。”

张佳乐沉默许久开口问道“为什么王洛语手上会有其他家族的把柄,她不是王家的私生子?”

“所以说从那时起就是一个局啊。”叶修微微仰着头,太阳从西边慢慢融入地平线,带走最后一丝金色,映的天空大片的火红色。

孙哲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那王洛语的妈难不成是那个家族的后人?如果真是这样她妈难不成是有被虐倾向,竟找上了自己的仇人还给人生了孩子。”

叶修收回目光“我猜想的是那人当初是想扳倒王家现在那位主母的毕竟那位主母的性子可是相当出名的,不过她算错了那位主母不但忍下了这口怨气还忍了这么多年。”

“但是她这么苦心积虑进王家做什么?”张佳乐问。

“你知道叶家那位家主的心上人姓什么吗?”叶修苦笑

“该不会……”一个不可能的猜测出现在孙哲平的脑海,要说一百年前王家似乎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叶家怎么可能找上这样的家族联合,其中缘由也不难猜到。

“我突然觉得背后发凉。”张佳乐一副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模样。

“怎么了?”孙哲平问道

“你们难道想不到吗,现在叶修和王杰希不就是你们故事主角的再世?叶修是叶家的继承人王杰希是王家的独子,那你俩万一没在一起岂不是又是一场悲剧。”张佳乐缩了缩脖子“你们别再是轮回转世什么的,那样就太狗血了。”

“真不愧是个写戏本的。”孙哲平伸手敲了一下张佳乐的脑袋“哪里来的那么多轮回转世,只是凑巧罢了。”

“就是因为太巧了,所以才会被利用。”韩文清走进来,一副要债的模样。“你仨在这儿开茶话会吗?”

“真巧,你怎么有空来串门?”叶修调侃道。

“你觉得我会没事来这儿和你们开茶话会?”韩文清板着脸严肃道“喻文州那边动作可是够大的,他们喻家早就和王家不对付了,这次怕不是要清了这个对头。”

“怕是咱们还要助他一臂之力。”叶修冷声道。

“你说什么!”张佳乐不可思议的看着叶修,却见孙哲平和韩文清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一股寒意窜入他的身体,一直凉到心底。


评论(19)
热度(23)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