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沉迷王杰希,只产吾王相关的粮,喜欢狗血文沉迷灵异文偶尔也会小清新一下但大多都是逗比文………

  Vanilla  

成姻(1)

#初设定杰希出场时是十七,有私设,严重ooc

#时间设定十分缥缈,我最后想了想还是架空历史吧

#一不小心拿了配角剧本的杰希(哭)

#这是一篇集万千狗血梗于一身特别不正经的故事

#大写的HE,偷偷告诉你们这是一篇假装all王的文

#站好队伍不迷路,快下注,买定离手了啊

#没什么逻辑性,非要说的话就是我在瞎比比

#不过还是想你们期待一下的

#至于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当然是怕你们你迷路了,祝你们食用愉快

 @非酋本非 之前说想写的那篇狗血文

最后一场雪刚刚初见消融的痕迹,枝头上便迫不及待的冒出了嫩绿的芽,不知哪里来的喜鹊站在大院的砖红色的围墙上叽叽喳喳,房檐下水柱倾泄,滴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院子的角落染上一片春色,树下还未褪去的点点雪白带着对冬季的最后一点念想。

“士谦,士谦”少年一路小跑顺着曲折的回廊寻找着那人的踪影,屋内床上的青年翻了个身把被子拉过头顶堵住所有传来的声响。少年的步子停在一个砖红木质的门前,他轻轻一推两扇门便向屋内滑去,发现床上裹成一团的被子,少年快步走过去,跳上床“别躲了,我发现你了。”

“王杰希,你是想找死吗”被掀了被子的方士谦有些焦躁的扯住被少年拽开大半的被子。

少年在床上盘腿坐下,一副准备说教的表情“父亲说我们可以出去春游。”

方士谦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我生病了。”

少年拄着下巴“面色红润有光泽,和我抢被子时候的力气着实不小,这算是哪门子的病”

方士谦推了推王杰希“快下去,哪有一来就上别人床的道理。”

王杰希灵活的跳下床“懒猪方士谦。”

方士谦重新裹好被子“你不知道有一种病叫做春困吗?”

王杰希点点头扯了扯嘴角“方士谦你骗鬼呢”少年翻身坐到方士谦身边把被子呼在方士谦的脸上,“快松手,我陪你去还不行吗”被闷得呼吸困难的方士谦隔着被子发出闷闷的声音。

王杰希把被子从方士谦头上扯下来,“这还差不多。”

被闷得满脸通红的方士谦怒道“你是要谋杀吗”

被子被轻轻一甩,甩到床的一角“正好治治你的懒症。”

“一大早就听你们在这里吵闹。”林杰推门进来颇为无奈的说。

“老师”两人见林杰进来乖乖的站到床前。

林杰笑了笑“我又不是来责罚你们的,不过王先生说的不错,正值初春,多出去走走也好。”

方士谦赶紧套上衣服“老师说的是,我这就带着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出去逛逛。”方士谦拉着王杰希往外走。

“早去早回。”林杰望着两个年轻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关好房门向正厅的方向走去。

……

“林杰?”来人语气中透漏着些许不确信。

林杰听到声音驻足在长廊之中,一个略显沧桑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魏琛?”

已是中年的魏琛赶紧走上前“没想到在这里竟遇到了你,这些年……”

林杰摆摆手“罢了,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不过是教授孩子的先生罢了。”

魏琛笑了笑“可惜了,不过做先生倒是符合你的性子,之前……哈哈,不提也罢。”

魏琛话锋一转略严肃道“就我看王家也不是个久居之地,不如……”

林杰轻轻摇了摇头“时局未定。”

“那就不做打搅了。”魏琛收了话头转身离开。

直到那人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林杰才缓缓收回目光,“又是一场暴风雨啊。”

“要下雨了吗?”路过的小丫头仰着头望向天空,林杰慢慢勾起嘴角“现在还早些,今儿天气好,怎么没去陪你姑母?”

小丫头坐在横栏上晃着小腿“本想来找哥哥去春游,没曾想被士谦抢了先。”

林杰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女孩子不要到处乱跑,听话些,杰希回来会给你带些个新奇玩意儿吧。”

王洛语点点头俏皮的笑笑“先生说的是,哥哥一定是惦念着我的。”

林杰颇为无奈的笑笑“那是自然,快些回去吧。”

“老师是怕主母看见我吗?”王洛语扁扁嘴有些委屈的看着林杰,林杰语塞,王洛语是庶出不知王先生从哪留下的种,若不是看着可怜怕也不会被接回王家,王家那位主母早就看不顺眼了,还是少见些的好。

王洛语却丝毫不在意的说“我知道主母不喜欢我,但是哥哥对我好那便是极好的。”王洛语跳下横栏,一段红缨穗从腰间露出“我这就回去,免得碍了某些人的眼。”

看着王洛语走远的背影,林杰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也不知这孩子对王杰希有几分真心。

……

王杰希进了集市便像只脱缰的野马窜进人群,方士谦跟在后面十分头疼“王杰希,你慢点跑,照顾一下老年人的体力不好吗”

不远处正俯身看着老者捏泥人的王杰希微微侧头看向方士谦笑道“四千,这个好有趣。”

方士谦一听赶紧握紧自己的钱袋“我可不给你买。”

“切~”王杰希从口袋里拿出张纸币“拿两个”

那老者先是一惊然后收下钱给王杰希拿了三个泥人“多送您一个。”

王杰希开开心心拿着泥人向方士谦炫耀“四千,你看我这般惹人爱,那个捏泥人的老头多送了我一个”

方士谦扶额“我看是钱可爱吧,你能不能长点心。”方士谦刚想说教,抬头一看王杰希已经转战到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摊上,方士谦赶紧拦住王杰希正要给小贩拿钱的手“钱袋拿来我帮你付钱。”

王杰希把钱袋扔给方士谦“你吃不吃?”王杰希咬了一口裹着糖衣的红色果子,皱着脸直呲牙“好酸”

“那我不吃了。”方士谦把钱给了小贩立刻回道。

“四千”

方士谦一回头被硬塞了一个酸果子,酸涩的味道在他口中肆虐“王杰希,你暗算我”

王杰希赶紧摇头“不,这是光明正大。”

“听说最近新来了一个戏班”王杰希望着不远处挂着红绸的戏楼说。

方士谦赶紧摇头“我才不去听什么戏,要去也是去看歌舞啊。”

王杰希瞪着眼睛看方士谦“我想去。”

“不去。”方士谦自动忽略掉满脸写着想去听戏的王杰希。

王杰希把糖葫芦甩到方士谦身上“你不去我自己去。”

被粘了一身糖渣子的方士谦也不甘示弱“那你就自己去好了。”想着这小子平时也不怎么出门估计也不会太放肆的方士谦再回头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少年的身影,方士谦有些焦虑在人群中寻找,却始终没能寻到少年的一点踪迹。

……

戏楼门前站着一个挂着笑脸的伙计,王杰希走上前“我想听戏。”

那伙计上下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少年,穿着不俗就是人有点傻,估计是哪家土地主的傻儿子吧,反正都是钱多人傻的主,“这位小少爷请随我来。”

王杰希看着笑得五官快挤在一起的伙计莫名有种要被人卖的错觉,他赶紧摇摇头把这个奇怪的想法甩出脑袋,跟上伙计的脚步。

“哈哈,你家戏楼的伙计都是会挣钱的主儿。”来人不正经的笑道。

“一看就是哪家不碍世事的小少爷,坑就得坑这样的。”张佳乐笑道。“不过你倒是难得来一回,怎么今天有了这般兴致?”

叶修脱下西服外套笑而不语。

孙哲平倒是老一般的派头“他这么笑就是没好事儿。”

“赶紧上楼吧,给你们留了雅间。”张佳乐催促道“一会儿开场了。”

叶修笑道“赶紧上楼吧孙大爷,你家乐儿可是煞费苦心啊。”

张佳乐涨红着脸微怒道“滚滚滚,谁家的乐儿。”

“我倒是不介意。”孙哲平笑道。

张佳乐抱怨道“你怎么和叶修一个样。”

三人上了楼便看到刚才门口的那少年翘着二郎腿坐在雅间的椅子上,“真是巧了。”叶修笑道。

张佳乐有些不悦的对身边的伙计小声说“不是嘱咐你们把这间雅间留下来吗”

“这……”伙计看着自家老板瞬间没了底气,“刚才这位小少爷点名了说要个清净的地方,雅间大部分都是被定了的,只有这一间没人,而且这间不是一直空着吗,所以……”

被叫来的管事赶紧低头解释道“这伙计今儿新来的,不懂规矩,不知道这儿的规矩,老板您也别动气,我去和这小少爷说说。”

“别,来了即是缘分,不如一起听戏。”叶修笑道。

孙哲平看着那少年微微皱眉“坐没坐相。”

那少年放下腿微微歪着头笑道“这样看着像纨绔子弟么”

孙哲平嘴角抽了抽。

那少年趴在桌上笑道“你这反应倒是有趣的很,不过你们当我是聋子吗,这么大声的说话好是吵闹。”

管事的赶紧呵斥道“哪家不懂规矩的孩子,这几位哪里是你得罪起的。”

少年站起身嘲笑道“明年就成年了,哪里还是什么孩子,你怕不是个瞎的吧。”

管事刚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却被一旁站着的张佳乐制止住。叶修走上前笑道“不知小公子可愿意和我们三个一同听戏?”

“我倒是不介意。”王杰希端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说道。

三人落座,张佳乐叫伙计上了些点心,王杰希看着着实眼馋便叫来伙计“我也要那个。”

伙计有些为难“那些都是特供的点心,这个……”

“怎么?怕我付不起钱?”王杰希摸了摸口袋心下一凉,糟了刚才把钱袋给四千了,自己哪里还有付账的钱。

那伙计看到少年面露难色心想可能是个装皮子的还害的自己被老板骂立刻怒道“没钱还来我们戏楼。”

王杰希面上露出窘迫的表情“啧,麻烦。”

“你没钱付账还有理了,我今儿倒要看看……”

“吵什么吵”张佳乐呵止道“我看你呆在这儿是呆闲散了,滚去后厨帮忙。”

伙计灰溜溜的出了二楼的包间。

“等我回去一定把钱都给补上。”王杰希特别诚恳的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摆摆手“算了,你敢送我还不敢要呢。”

王杰希奇怪的看着张佳乐“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不是想吃点心,怎么不吃了?”张佳乐一看到叶修那个匪夷所思的笑容就寒毛竖起。

王杰希拿起一块点心,送进嘴里大半,“虽说是特供,但是比我妹妹的手艺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看着鼓着腮帮子的少年,叶修端起茶杯刚好遮住自己翘起的嘴角。

张佳乐横了少年一眼“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一楼响起一阵喧哗,王杰希趴到二楼的围栏上“要开始了吗?”

随后一个身姿婀娜的粉装戏子走出来,王杰希指着台上那人“你们戏班子是虐待人吗,怎么看着风一吹就吹没了?”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你倒是怜香惜玉。”

“那不是个男人吗,怎么能叫怜香惜玉?他为什么唱的是女角?”王杰希微微皱着眉头说。

张佳乐被噎,向孙哲平投去一个略带抱怨的眼神,孙哲平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个叫反串。”

“他们唱的是什么意思?”王杰希回头好奇的问。

叶修仿佛看到了少年眼中的小星星,笑道“那可是张班主写的一出好戏。”

“是什么?”王杰希一脸期许的看着张佳乐。

“说的是两个人小时候相遇暗许芳心,却因为种种原因错失了十几年,如今重逢甚是欢喜却因为家庭原因不能在一起经历悲欢离合最终终成眷属的故事。”张佳乐放下茶杯解说道。

“什么嘛,好俗套的故事。”王杰希趴在围栏上有些丧气的说“我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故事。”

叶修忍笑“乐乐啊,我就说你这戏拿不出手吧”

张佳乐瞪了眼坐回椅子上的少年“这也不算是完全出自我手,要说这个故事的背景还是王家的那位小姐提的。”

孙哲平冷笑“怎么王家的二小姐还准备在你这当个写戏本的不成?”

“我突然觉得这出戏也没那么不好了,要说不好也是台上那人唱的不够传神。”王杰希突然说道。

“你倒是变得快”张佳乐笑道“那可是我们戏班的头牌。”

王杰希撇撇嘴“也不过如此。”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突然有种想抽眼前这少年的冲动。

孙哲平往楼下望去,一个穿着白色素裙的少女落在他眼中“这人来的可真是时候。”

叶修笑了笑“今早听喻文州说今日来了能看一出好戏,我倒是好奇,到底是出怎样的戏也值得他亲自上门来告知。”

叶修话音刚落,那少女便被人迎上了楼,来人正是王洛语,孙哲平眼神落在来人的身上“不过如此。”

王洛语走上前笑道“听张先生说今日演的是我写的那处戏,我心里高兴便不请自来了,没打搅到你们吧。”

张佳乐摆摆手“没,快坐吧,这不这儿还有你一个忠实的粉丝。”张佳乐指指被孙哲平挡住的少年,少年正专心吃着点心也别没注意到有人进了来,瞥见张佳乐指着他一抬头便愣住,王洛语也是一惊“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刚才士谦回去说找不见你,这还去父亲那里告了状。”

王杰希赶紧咽下点心“是他说不来的,还怨起我来了。”

叶修的眼神落在王杰希身上端起茶杯低了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这个狡诈的表情全然落在了孙哲平眼中,张佳乐笑道“原来你们认识。”

王洛语赶紧看向张佳乐介绍道“这是我兄长王杰希。”

叶修端着杯子在面前晃,无声的念着王杰希的名字,孙哲平有些无语的给张佳乐递了一个眼神。

张佳乐立刻笑道“这样啊,那正好一起坐吧,你兄长刚才还夸了你做的点心比这特供的点心好吃。”

王洛语落座露出一个端庄的笑容“是哥哥说笑了,我做的点心怎么能和特供的点心做对比。”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能吃到王小姐的手艺?”孙哲平收到叶修的眼神笑道。

王洛语立刻笑道“如果几位想吃的话,下次我便多做些给几位带来。”

“为什么要做给他们吃?”王杰希有些不开心的说。

“你做也可以啊”叶修笑道。

王洛语捂嘴笑道“哥哥做的话怕是几位都走不出这戏楼了。”

“你是在嘲笑我厨艺差吗”王杰希撇嘴道,

张佳乐笑道“难不成小少爷还会做点心?”

“哥哥哪里是做点心,就是在破坏厨房嘛”王洛语笑道。

王杰希泄了气“又没说给你们吃,我自己吃不行吗”

“算了,不听了,我回去了,省的四千又去母亲那里告状。”王杰希起身向外走去,末了又叮嘱了王洛语一句“你也早些回去。”

“怎么这么耐不住性子”孙哲平望着王杰希的背影说道。

“哥哥就是这样的性子,父亲主母宠的罢了。”王洛语说道。

叶修望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嘭的一声响将他的注意力引回雅间,张佳乐赶紧拿了帕子递给王洛语“没烫着吧?”

王洛语拿着帕子仔细擦掉身上的茶水“没事。”重物坠地发出一声闷响,是一枚暖白色的玉坠,上面还系着一段红缨穗,王洛语赶紧将掉在地上的玉坠拿起来,仔细瞧了瞧确认没有损伤才收进口袋。

“王小姐这般宝贝,难不成是定情信物?”张佳乐笑道。

王洛语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只是从小一直戴着,我想应该是重要的人送的吧。”

“我瞧着倒是有几分眼熟。”孙哲平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孙先生见过这玉坠?”王洛语惊讶的问道。

孙哲平放下手中的茶杯“我记得叶修你是不是有一个一样的坠子?”

叶修倚在椅子上笑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见王洛语面色变得有些紧张,张佳乐赶紧道“你们就不要再开玩笑了,这不和叶修天天揣着的那个坠子一模一样吗,怎么小时候和人家王小姐定了亲,今儿倒是不想认账了?”

“是啊,你不是心心念念想着那人吗,怎么今儿倒是沉得住气了。”孙哲平嘲笑道。

叶修笑了笑“坠子倒确实是我送的那个。”

“那……”王洛语面上一红,张佳乐笑道“王小姐这是害羞了?”

“天色晚了,叫人送王小姐回去吧。”叶修没什么语气的说。

王洛语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孙哲平将话语劫了去“我记得王家是有门禁的吧”其中意味不言而喻。她本就不是嫡出,若是被主母抓住了指不定怎么训斥她,便恋恋不舍的与三人道了别。

“怎么?天天看着你念叨那人,怎么真见到人了倒是这般冷漠了?”张佳乐嘲讽道“我就说吧,理想犹如雾里看花,但你破开云雾遇见真实时总会觉得没有想象的那般美好。”

叶修笑而不语,孙哲平拿着桌上的折扇敲了敲张佳乐的头“二乐乐”

张佳乐哀怨的看着孙哲平“我哪里说错了吗?难不成那坠子还是假的?”

“坠子确实是我送出去的那个,就是……”叶修压了压嘴角“人却不一定就是我想要的那人。”

“什么意思?”张佳乐奇怪的看着叶修。

“字面上的意思。”叶修说完便起身向楼下走去。

“玩什么文字游戏。”张佳乐嘟囔道,“坠子难不成还是王小姐偷来的?她没事偷个不值钱的坠子作甚?”

孙哲平轻轻摇了摇头“你想想叶修这件事情怕是没几个人知道,为什么偏偏这王小姐知道?”

“这还不能说明王小姐就是叶修当初送坠子的那人吗?”张佳乐奇怪道。

孙哲平叹了口气“你觉得为什么喻文州特地去拜访叶修让他来这里?为什么王小姐要给你写那处戏偏偏挑在这一天唱?”

“原来他们早有安排。”张佳乐恍然大悟“可是那坠子在王小姐手上那他们不是已经知道叶修要找的那人是谁了?”

孙哲平笑道“你倒是没犯傻。”

“本来也不傻好吗”张佳乐抱怨道“我们不用趁着他们出手之前找到那人吗?”

“不用”孙哲平顿了顿“已经找到了。”

张佳乐诧异的看着孙哲平“谁?”

“你猜。”孙哲平笑道。

王杰希离开前他分明看到叶修一脸算计的说,后会有期。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喻文州终于开始有动作了吗。

 


评论(13)
热度(48)
© Vanilla | Powered by LOFTER